av免费观看网站抖音

  罗斯-巴克利一手拿着手机在看一手拎着包往外走。他步伐很慢,路过的范德伯格嘲笑了一句,“队长, 你他妈这是在等待明年的圣诞节吗?”罗斯抬头笑了笑, 拍了下荷兰人的后背, “去你妈的。”范德伯格乐呵呵地小步跑走了, 后面的埃弗顿球员也一一越过罗斯。罗斯停下来,考虑了两秒, 给了派崔克肯定的答复。

  其实罗斯上个月才见过派崔克,在国家队。不过既然派崔克回了英格兰,罗斯也很想跟他见个面,之后未必会有时间,今晚很合适。球队赢球,占据榜首, 罗斯的心情很不错。

  埃弗顿的助理教练正匆匆往外走,看到罗斯定在原地没动, 回头说了句:“罗斯,快点, 就剩我们了。”

  罗斯抬起头, 说:“冈萨雷斯先生, 我今天会留在伦敦。”

  胡安停住步伐,点了下头,嘟哝道:“又一个今天留在伦敦的。”

  罗斯奇怪地问:“还有谁?”

  胡安回了下头,用下巴点了点后面的人,“你的老板。”

  罗斯于是也回头。

  胡安说:“那我们回去了,明天见。”

  罗斯连忙说好。

  尼古拉斯朝队长走了过去,他瞥了一眼胡安的背影,问:“要我捎你一程吗?”

  罗斯有些犹豫,“老板,我去萨里,你顺路吗?”

   白嫩少女吊带香肩热裤美腿居家甜笑写真图片

  尼古拉斯点头。

  罗斯在心里大叹holy fuck,面上却很平常,“那太棒了,多谢。”

  他们在车上聊了聊今天的比赛,一切似乎都很稀松平常。尼古拉斯中途在牛津街取了点东西,他也没下车,打了个电话,店员很快送了过来。尼古拉斯把盒子放到了后座上,罗斯瞟了一眼,没做声。

  到了萨里,尼古拉斯说:“我需要post code。”

  罗斯没去过伊恩家,于是打了个电话,然后报了出来。

  十几分钟后,罗斯从车里下来,再次感谢了一下尼古拉斯。

  主教练说没事,又随口问了句,“这是谁家?”

  “伊恩。”罗斯在外头说。

  “我猜不是伊恩就是子翔。”尼古拉斯笑了一下,发动了车子,“明天训练别迟到。”

  “别担心,老板,我会准时到芬奇农场的。”罗斯说完迟疑了下,笑着问,“你会迟到吗?”

  罗斯笑得有些揶揄,尼古拉斯摆摆头,没答他,开走了。

  罗斯收起笑意,给派崔克打了个电话。

  “我到了。你一定想不到是谁送我过来的。”

  那头,派崔克稍稍顿了顿,“你们老板?”

  罗斯大惊,“这你都能猜到?”

  派崔克说:“我猜他今晚会留在伦敦。”

  “所以我猜的一定也没错,他跟克里斯汀和好了?”

  “是。”

  大门已经开了,罗斯往别墅里走,“你好像接受的不错。”

  “我有别的选择吗?”

  里面的门也开了,派崔克站在门口冲罗斯耸了耸肩。而派崔克的身后,探出一个脑袋,是菲尔。

  “埃弗顿的队长他妈的来做什么?还有,派特,你猜谁今晚会留在伦敦?”

  罗斯收起手机,预感这个夜晚一定不会无聊。

  “你也好,菲尔。不过,你打招呼的方式真的让人想揍你。”罗斯走了过去。

  ****

  陆灵从自己的车里下来,尼古拉斯已经从他的车里下来,他走过去抱住她。

  她的下巴抵着他的肩头,“等了多久?”

  “一个小时。”

  “Ohhh...真是抱歉,你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我可以把工作带回家,或者干脆明天再做,并不着急。”

  “瞧,这就是我们是同行的好处,我很理解你。”他揉了揉她的发,雨丝在上面,湿嗒嗒的,“而且,你值得我等待,我不在乎等多久。”

  陆灵从他怀里出来,去开门。她一边开门一边说:“我已经知道了,我是说你在赛后发布会上被问的最后一个问题。”门开了,她回头继续道,“内特告诉我的。他还重复了那个记者的问题,问到底是不是跟我有关系?”

  尼古拉斯站着没动,嘴角噙着笑,“那你是怎么告诉你的美国老板的?”

  “我实话实说了。”陆灵想起内特当时震惊的模样,忍俊不禁。

  她不打算隐瞒的主要原因是这件事迟早会曝光,与其让内特在推特或者报纸上看到,还不如让他从她这里知道。

  当时内森尼尔沉默良久,过了好一会儿才问出一句:“这里面有伦理问题吗?”

  陆灵自然摇头。

  内森尼尔说:“我也没有想到。”他后面又问,“派特知道吗?”

  陆灵点头。

  内森尼尔笑了一声,说:“我今天跟他一起看球时他只字未提,现在想起来,他整个人自始至终都有些寂寥。不过,应该没什么问题,他也在跟艾梅伯约会。……总得找条出路出来。”

  陆灵晃了晃脑袋,问雨中的男人,“你不进来吗?还是一定要我邀请你呢?”

  尼古拉斯说:“你先进去,我去车上拿点东西。”

  ****

  冰箱里空空的。陆灵抬头望了一眼尼古拉斯,“我们叫外卖吧。或者你想出去吃吗?”她关上冰箱门,直起腰,这才看到他手里拿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给我的?”她又问。

  尼古拉斯笑着点了下头,他把盒子放到桌上,脱掉了大衣。

  “我怀疑今天是否有送外卖的。”他说。

  陆灵从裤子口袋里摸出手机,“试试就知道了,如果没有,我这还有点儿面包、黄油和起司,噢,还有牛奶、麦片。不过我觉得面包已经过期了,我不确定。那样的话,我们还是出去吃吧……”她说着又准备去开冰箱门。

  尼古拉斯走过来摁住了她的手,“我不介意吃过期的面包。”

  陆灵查看着APP,低着头笑道:“你不是对食物很挑剔?”

  “是。”尼古拉斯抓着她的手放到唇边亲了亲,“但现在我的注意力在其他事情上面。离我回利物浦还有不到十二个小时,我不想浪费在晚餐上。”

  陆灵抬起头,朝他调皮地眨了眨眼,“可是我饿了,如果我不吃点东西,我可能没有力气干任何事。”他依旧把她的左手放在唇边,她指尖全是他的气息。听她说完,他笑得特别戏弄。她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连忙补了句,“你也一样。”

  他摇着头,也不说话,深褐色的眼眸里满满都是笑意。

  陆灵看着那双眼睛,感到自己的心跳又变快了一些。她很久没见他这样笑过了。她从他手掌里抽出左手,用指尖碰了碰他的脸,感受着他短短的胡渣的触感,眼睛重新看向手机,“两英里外有家kebab(土耳其烤肉)店开着,你有兴趣吗?”

  “任何东西,只要能尽快送到。”

  ****

  他们开了瓶红酒,搭配油腻的烤羊肉。

  尼古拉斯胃口一般,吃得比较慢,不过基本上他的那一份他也吃光了。而她的确没骗他,她很饿。一顿狼吞虎咽,红酒在她那里仿佛变成了可乐。

  她感受到他的目光,抬起头,瞪了他一眼,“拜托,不要表现得你从来没有看过谁这么吃东西一样。比赛完我总是很饿。”

  “好像一只饿极了的美洲豹(Cougar)刚逮了一只鹿。”尼古拉斯又帮她倒了点酒。

  陆灵说了句谢谢,然后她冲他挑了挑眉,“Cougar?Huh?”(这个词也指美丽性感饥渴的30+的女性,但捕猎对象多为年轻男孩儿)

  尼古拉斯喝了口红酒,拿纸巾擦了擦嘴,“我的错。我的女孩儿还有一个多月才到三十岁,我不该称她为Cougar。而且,我觉得大部分年轻男孩儿应该都不合你胃口。你对‘食物’同样挑剔。”

  陆灵差不多也吃完了。她一口喝光了杯中的红酒,心满意足。

  “超级挑剔。”她更正他,“不过,我认为这是好事。”她擦了擦嘴,扭头看向客厅的桌子,问:“那是什么?难道是我的圣诞礼物?可是我什么都没给你准备。”

  尼古拉斯起身,朝她伸出手。陆灵狐疑地看向他,但还是把手递了过去。他牵着她到了客厅。

  “别担心,不算礼物。只是一件我答应给你的东西。”他放开她的手,换成了命令的语气,“去换上。”

  陆灵看清了盒子,她已经能猜到是什么。她歪着头浅笑着看向他,有点挑衅地问:“会合身吗?”

  “我第一次见你就知道你的尺寸了,你说呢?”

  陆灵的表情依旧有些不相信,她拿起盒子,准备去楼上。

  他又把她拽了回来,搂紧她的腰,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陆灵听完挣脱出去,她咬着下唇笑着往后退了几步,低声说:“We’ll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