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在线观看在线看

   提起这件事大夫人心里就更加烦躁,她唉了一声觉得心里堵得慌,烦闷的闭着眼睛不知如何是好。

   今日宋老太太发了好大一通火,她只是劝了几句而已,竟被老太太呵斥了几句----这是她嫁进宋家近三十年来的头一次,她真是觉得这半辈子的脸都丢光了。

   屋外有人找,金铃出去一趟就进来,声音低低的跟大夫人禀报:“大少奶奶那边派了人来,问咱们是不是摆饭了。”

   大夫人心里虽然烦躁,却也惦记着孙子,闻言就忙缓了脸色吩咐:“出去告诉她,今日就不必过来吃了,天气热,别随意走动,当心惹了暑气。”

   金铃见大夫人缓了神色,就如遭大赦的点了点头,脚步轻快的转头出去了。

   邹妈妈紧跟着劝:“您呀也别太着急上火,老太太恐怕也是一时急了。毕竟有些事小孩子不懂,咱们可得知道利害。若是真按照咱们大小姐的意思去做,那六小姐处境可就堪忧了啊......老太太毕竟看重六小姐,看的跟眼珠子似地......一时缓不过来也是有的。”

   “我也晓得小六儿可人疼,也知道小六儿最近能耐了。老太爷老太太都护着她喜欢她。”宋大夫人语气低落:“可是那又怎么样?毕竟只是一个小丫头啊......娘娘在宫里举步维艰,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太后嫌我们家把王氏......”

   说了这句话宋大夫人就住了嘴,停了一会儿才又叹气:“这事儿虽然是王氏先做的不对,可是闹出来的到底是小六,要不是小六闹出来,老太爷老太太也不至于对王氏下这么狠的手。现在娘娘在宫里都成什么样儿了,连对太后娘娘说句真话都不成吗?!”

   有句话大夫人憋着没说出来-----何况就算不是宋楚宜的错又怎么了?一个宫里的贵妃娘娘,一个才九岁的小丫头片子,换做谁也知道怎么选啊。

   以往还觉得宋楚宜心机深些、聪明些也阻碍不了他们大房的事,妨碍不了大房的利益,可是现在看来却并不是这样。

   宋老太爷跟宋老太太对宋楚宜的宠爱实在是太过了,居然能为了她冲贵妃娘娘发这样大的火,冲着自己发这样大的火。

   他们的私心让他们看不到如今的情势,看不到贵妃娘娘的为难,也看不到贵妃娘娘跟宋家的处境-----他们居然想让贵妃娘娘继续承担太后的怒火,想让贵妃娘娘自己咽下这个委屈。

   美腿少女写真

   可是这不仅仅是一些小赏赐一些珠宝首饰,跟一些平时的纵容宠爱,这事关自己女儿的利益!宋大夫人不能看着这样的事发生。

   宋大夫人放下手里的冰碗,低声吩咐邹妈妈:“你去找相熟的夏太监,让他往宫里递个信儿,跟他说告诉贵妃娘娘,就按照贵妃娘娘说的去做。老太太这边,我会帮着劝的,让她不要担心。”

   邹妈妈不敢耽搁,应了是,又问她:“他胃口可大着呢,上次来打秋风就要了两千银子。这回咱们有事求他......”

   “准备两千两银子,连同上回的那个条子一起给他。”宋大夫人冷笑了一声:“这种人不就是眼睛只看着钱吗?喂饱他就是了。”

   老太爷老太太有私心,她也有。

   宋楚宜再好,那也是二房的姑娘,跟他们大房扯得上什么关系?日后若是分家出去了,也就是叫自己一声大伯母的交情罢了。

   他们想要护着她,可是自己却不能因为这一点就让自己的女儿替她受过。

   金嬷嬷小心翼翼的进来,见大夫人正闭目养神,屋里没了邹妈妈,心里略一思索,就走到她跟前轻声道:“玉书说气的有些狠了,今日午饭都只用了几口就停了。还叫外院的小厮候着,等老太爷跟大老爷一回来就告诉他们去宁德院。”

   大夫人仍旧闭着眼睛没动,许久才抬了抬手表示知道了。

   是想跟老太爷老爷说这事儿吧,她虽然并没睁开眼睛,心里却并不平静。

   老太爷毕竟是一家之主,应该不会跟老太太似地感情用事吧?老爷就更不必说了,自己亲生女儿跟侄女儿,他总知道该怎么选。

   话虽这么说,她仍旧是下定了决心,待会儿不能当聋子瞎子,还是得过去一趟。

  章节目录 一百六十·说客

   抱厦内的竹子被风吹的沙沙响,有淡淡的桂花香味顺着风飘进来,空气中都漫上了甜味。绿衣笑着给宋楚宜端上一个攒盒来:“姑娘,快来瞧瞧这些点心,又精致又漂亮,连我看着也忍不住流口水。”

   “哪儿来的?”宋楚宜放下手里的书往八宝攒盒内看了一眼,果真五彩缤纷好看得紧,桂花糕更是做成了兔子形状,看着就令人食指大动。

   宋琰已经扔了手里的纸鸢过来,瞧见也忍不住赞了一声,伸手拈起一个豌豆黄来,尝了一口就笑:“定然是舅母那边送来的。这些点心也只有崔家的厨子做的这样好。”

   绿衣笑着把一个个小盒摆出来,一边夸:“四少爷的舌头可真灵,一猜就对。可是您猜谁送的这攒盒来的?”

   宋楚宜并不喜欢吃甜食,吃了一个奶包也就放下了,闻言就看向她:“谁送的?”

   “是大夫人房里的金嬷嬷亲自送过来的。”绿衣笑着:“此刻正在外头跟紫云说着话儿呢。”

   宋琰就看了宋楚宜一眼-----今天在老太太那儿请安的时候,老太太难得的生了气,而气的正是大夫人,姐姐的脸色也有些奇怪......

   宋楚宜的脸色也一时有些奇怪,过了片刻才扬了扬下巴冲她道:“怎么是金嬷嬷亲自来送,你们也不知道把人请进来?快请进来。”

   绿衣收起攒盒应了一声,就忙出去请了金嬷嬷进来。

   “给六小姐请安。”金嬷嬷难得来一次,笑容满面的给宋楚宜礼仪周到的请了安,就着绿衣端来的小杌子上沾了座,就笑着跟她套起近乎来:“郡主对您跟四少爷也着实是上心,连点心这类的小东西也巴巴的从东城送了来。”

   宋楚宜就笑着叫绿衣端了攒盒过去任她挑选,一面垂下头来笑了一声:“舅母并没把表兄他们带上京来,这些东西可不就都便宜了我们?倒是劳烦嬷嬷这么大热的天儿给我们送过来,叫我怪不好意思的。”

   金嬷嬷拿了点心的手就略晃了一晃,有些摸不透宋楚宜这话里的意思,只是她既是大夫人派来的,自然不能什么也不说的就此打道回府,因此很是为难的摇了摇头:“六小姐您不知道,大夫人她呀,自从中午回去就上了火,午觉醒来直嚷嚷着头疼,现在只强打着精神撑着呢。”

   宋楚宜就差不多猜到了金嬷嬷的来意。

   只是她一时就又觉得有些窝火,不知道是不是进宫久了的原因,宋贵妃居然心肠这么冷硬,想把王瑾思的事栽到自己的头上。

   其实说是栽赃也不确然,王氏的死的确是自己一力促成,可是宋贵妃为什么不想想,如果王氏的企图成功了,整个宋家如今都不知道怎么样了!

   “怎么会这样?”宋楚宜瞪大了眼睛一副吃惊的样子,随即就摇了摇头:“这样可不行,跟老太太那儿回了吗?”

   金嬷嬷就忙摇手,略有些坐立不安:“您也知道上午的事儿,如今去老太太那儿回找太医,可不就是明摆着告诉老太太我们夫人为了她的话生气呢吗?”

   “那嬷嬷您这回来的意思是......?”宋楚宜将桌上的书整理好了交给紫云,好整以暇的看着金嬷嬷,声音温柔:“有什么我能帮的上忙的?”

   这句话一说出来,金嬷嬷脸上的笑意就更加深刻,声音也放的越发的柔和:“难怪大夫人看得您跟三位姑娘一样儿,六小姐就是可心人儿。”

   她说完了这一声,略微把话在心里过了一遍,嘴上就流利的开始劝说:“六小姐是个懂事的孩子,今日在老太太房里,那宫里出来的传的话您也听见了......咱们大小姐在宫里头如今两面受气,太后的性子您还不知道?咱们大小姐哪儿能受得住啊?连带小公主也有了不是,不被太后待见......”

   宋琰听着话有些不对,皱着眉头去拉宋楚宜的手冲她摇头。

   宋楚宜微笑着握了握他的手,转回头看着金嬷嬷:“这事儿祖母不叫我听,大伯母走了她就把我们轰出来了......那嬷嬷想我怎么做?”

   “可不敢这么说。”金嬷嬷虽这么说,接下来的话可却大胆的很:“我晓得您心肠好,性子也好。咱们大夫人对您也是好的,这几年来也从未将您当过外人......说白了也不过就是进宫一趟,老太太就是怕您受了委屈,可是您这么聪明,哪里能受什么委屈呢?这件事儿完了,咱们大小姐跟大夫人都感激您!”

   倒是真会避重就轻,这是担心晚上的时候老太爷跟老太太仍旧不会同意宋贵妃的做法,预先让说客过来劝自己了,毕竟若是当事人都答应了,老太爷老太太也不能过分的反对了。

   她能理解一个母亲爱自己女儿的私心,也能明白宋贵妃难以呼吸时想要找个人来替她挡一挡,可是她不能。

   荣贤太后的脾性她比谁都清楚,当年成国公的事就是梗在她心里的一根刺,唯一剩下的独苗王瑾思更是她的眼珠子。

   以前王瑾思在宋家的时候她对宋贵妃跟宋家有多好,如今王瑾思被宋家抛弃之后,她对宋家跟宋贵妃就有多恨。

   如果真的跟宋贵妃设想的那样,自己出去承担荣贤太后的怒火,那她的下场就只能有两个-----一是前程尽毁,二是丢掉性命。

   “我知道了。”她垂着头低低的回了一声,就叫绿衣送客。

   宋琰忙过来拉她的手,有些不平的道:“姐姐,不能去!老太太既然生那样大的气,就说明大伯母跟大姐姐做的肯定不对,你要是照着他们说的做了,到时候老太太生你的气了怎么办?”

   连个小孩子都明白的道理,可是金嬷嬷跟大夫人却都以为她不知道似地,这不是觉得自己蠢,而是威胁跟挟恩要求回报。

   大夫人恐怕是觉得,她对自己跟宋琰这么好,她们若是知趣的话,自己就该站出来替宋贵妃揽下这件难事。

  章节目录 一百六十一·太监

   秋夜的天气带着微微的凉,宋老太太加了件衣裳,看着玉书将窗户带上了,就转过头去瞧着宋老太爷:“您怎么看?”

   以宋老太太如今的心思,当然是绝对不愿意把宋楚宜推出去,荣贤太后那个女人谁不知道?当初能为了王瑾思的归宿闹得满城风雨人心惶惶,不惜跟皇帝翻脸。现在要是真照宋贵妃那么说的做了,宋楚宜哪里还有活路?

   宋老太爷也皱起了眉头,问下首有些变了脸色的大老爷:“这是你的主意?”

   大老爷有些惶惑,又有些不解,他摇了摇头一脸茫然:“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竟一点儿风声也没听着。”

   自己养的儿子自己知道,宋老太太面色略微缓和了些,就冲大老爷道:“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你媳妇这么想也是情有可原。毕竟贵妃娘娘是她肚子里爬出来的,自然是比小宜要珍贵些。可是我也把话说明白了吧,小宜也是我宋家的女孩儿,没道理叫个女孩儿替我们宋家去受罪!若真这么做了,他日就有人戳你们的脊梁骨骂!”

   一个才九岁的小女孩儿,家里人知道她的深浅,可是外面人哪里知道?他们只会想,宋家真是急功近利,想着攀附太后想疯了,竟然把一个才九岁的小女孩儿推出来替家族顶罪,送死来替宋家谋取荣华富贵。

   宋大老爷勃然色变,就算抛开这层顾虑不谈,他自问也不是这样踩着别人得到利益的人。贵妃是他女儿,他以她为荣,却绝不会想到用侄女的牺牲去换女儿的荣华富贵。

   “她是妇人之见!”宋大老爷果断摇头:“这件事我不同意,回去我同她说。”

   这事儿恐怕宋大老爷跟宋大太太掰扯不清楚,宋老太太跟宋老太爷对视了一眼,道:“这事儿还是我来跟她说,你既是没这个意思就是最好。”

   宋老太爷神色有些严肃,冲大老爷点了点头,又道:“这件事没的商量,一家子男人竟没一个得用的?还用什么推个女孩子出去,别人真要笑咱们宋家没人了。”

   何况荣贤太后什么心思大家都清楚,她就是不喜欢当今帝后,只是帝后既已成了事实,她也就暂时偃旗息鼓罢了。如今端王恭王闹腾,她在后头也没少推波助澜。

   既是如此,他既是已决定跟太子卖好,再朝秦暮楚,还想两头讨好就真是太不明智了。

   只是他们才说了一会儿话,林海家的就匆匆求见,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慌张:“宫中来了中贵,说是太后懿旨......”

   竟然这么快!宋老太太面色大变,险些一脚踩空摔下台阶,冲着宋老太爷喊道:“太爷!”

   “吩咐林海他们摆香案,开中门迎接!让大门上的人都给我上紧点,别叫不相干的人冲撞了中贵们!”宋老太爷一边飞快的站起来,一边吩咐着林海家的:“叫人去把老大家的给叫到正厅去!”

   他自己却去扶了宋老太太安慰:“别怕,咱们家也不是没接过圣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宋老太太点头,换了衣裳跟宋老太爷一起出去接旨。

   来的是太后宫中的王太监,一双狭长的眼睛格外的锐利,见了宋老太爷跟宋老太太倒是笑的很和善,忙着上前将人扶了,又笑道:“怎的不见贵府掌珠们?”

   果然是冲着宋楚宜来的,宋老太太一颗心越发冰凉的厉害,勉强笑着回:“小孩子家家的,怕冲撞了贵人们。”

   “既如此,这懿旨给了您们也是一样。”王太监煞有其事的宣读了懿旨,就将懿旨双手捧着给了宋老太爷,又忙去将宋老太爷扶起来,笑的满面春风:“太后娘娘素来就听说贵府掌珠养的好,也想给几位公主挑选玩伴,可不就想到您家了嘛?这可是大好事,老太太下回就带着姑娘们给太后瞧瞧吧。”

   宋老太太虽然心里焦急,面上却并不露出来,仍旧笑的和煦自然:“承蒙太后娘娘看的起,到了那日自然要带着她们去太后面前沾沾光。”

   早有林海递了厚厚的荷包上来,王太监袖在袖里,面上的笑更加深了许多。林海便客气的请他去隔壁吃点心。

   人一走,宋老太爷脸色却陡然阴沉下来,看着宋大太太重重的哼了一声。

   他向来对媳妇们远远的避着,这回却真是有些生气,差点儿没忍住开口呵斥。

   宋老太太也反过头去问宋大太太:“宫里若是没得到咱们回复,不可能去太后跟前说这事儿的。上午我明明说了等我十五进宫再跟娘娘详谈,怎的娘娘连这点时间都等不了?!”

   宋大太太心里有些发怵,老太太的眼神也让她有些招架不住,她鼓足了勇气才起身请罪:“儿媳也是急的没有了法子......我也知道小宜可人疼,可是贵妃娘娘宫里递出来的消息说太后最近越发的冷淡了她,连带着贤妃良妃也都远着她,小公主都在太后宫里吃了几回挂落......母亲,娘娘她毕竟还年轻呀,她又没养下个小皇子了,日后再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宋老太太没忍住心头的火气,猛地开口打断了她:“所以你就自作主张的让娘娘去太后跟前递了消息?!你难道不知道这样小宜会是什么下场?!”

   况且,荣贤太后又不是个小孩子,会真的只想着对付个小孩子。自从决定把王瑾思抛出去那天起,宋家就注定跟荣贤太后结仇了,荣贤太后怎么可能甘心只杀一个小女孩?!

   宋大太太平常瞧着还好,关键时候没想到却这么拎不清。不仅拎不清,她还太自私了,明明可以再缓缓的事,她非得赶在老太爷大老爷回来之前递了消息进宫,这不就是怕老太爷跟大老爷不同意,所以先斩后奏吗?

   昨天设置的自动更新居然只有两章!!!!好在我机智的看了一眼,吓死了。

   另外解释下,宋贵妃以前是进宫跟王瑾思当玩伴的哦,后来才被太后给了皇帝的,所以小公主现在才7岁,大家别误会哈哈哈哈哈,皇帝没有那么禽兽。

  章节目录 一百六十二·怂恿

   宋大老爷立即跪倒在地,宋大太太脸色一白,紧跟着也跪下了。

   只是她心里仍旧是有些不服气,又觉得有些委屈-----还是那句话,宋楚宜再重要,能越得过贵妃娘娘去?

   老太太糊涂也就罢了,怎么连老太爷也跟着偏心眼至此?!

   宋老太太心中一口气堵着难受,见大夫人虽然面色惶恐,却扔面带不服,更是觉得看的心烦,挥手叫他们都退下:“好了!说出去的话又收不回来,你既然已经叫贵妃娘娘去做了,未必我还能杀了你不成?你打的不也就是这个主意?”

   “母亲......”宋大太太这才有些急了,带着哭腔不断申诉:“媳妇知错了......下次再不敢擅作主张......”

   下次不敢,这次却几乎要害死人命了,再有下次还得了?

   宋老太太烦闷的摆了摆手,捂着胸口觉得闷得慌:“好了好了,我说的还少么?只可惜你都听不进去。先出去吧,留我静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