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升台遗址之中易天显露了一手将南明离火同宗主信物‘昊天镜’都拿出来给万洋看了,可后者虽然对易天的态度有所缓和,但是对复兴离火宗一事还是抱有怀疑。

其实易天心里何尝不也有如此顾虑,毕竟是一个分崩离析三千多年的超级大宗门了要想复起谈何容易。所以面前的万洋会有此疑问也属于正常反应,只是易天却不能过多的强调自身的实力来强行拉拢万流门。

看了下眼前的万洋后才叹了口气道:“我怎么会不知此事之艰辛,但我承命于玄阳老祖云忠正,又得其衣钵誓要设法重振离火宗千年前的声威。”

万洋则是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来,拱手行礼后不紧不慢的问道:“敢问易宗主准备如何入手此事呢?”

“万师兄不必如此,宗主之名不过是个虚衔罢了,关键还是各方余脉能够众志成城方可成事,”易天回道。

万洋听罢倒是眼睛一亮再次打量了一番下后小声嘀咕道:“要是陆晋源能够有你一半的胸襟,那中州离火宗早就跻身于一流宗门的行列了。”

“此时也不为晚,陆师兄虽然行事霸道但也有可取之处,只是他对其他余脉的方式方法过于激进了,”易天接着道:“好在近百年来也稍有改观,而且还暗中创立正行盟来特地将与中州离火宗打对台来分散其他宗门的注意力。”

“竟有此事?”万洋失声道:“没想到平日里性格乖张的陆晋源还会想出此等妙招,一明一暗分开行事,既不会过分张扬也能够达成自己的目的。难道易师弟你也和正行盟有关联?”

早就料到对方会有此疑问,只是易天虽然喜欢扮猪吃老虎,但是像陆晋源这般暗中行事的方式也是引为不屑。

轻咳一声才回道:“其实我与他只见过一次面,但交流了下后还是不认同他的做法,虽说他的迫于无奈之下才创立了正行盟,但其所收留的元婴散修多半都是些偷鸡摸狗之辈,要不就是些魔修。”

“这么说来易师弟也是认为此事大大的不妥了?”万洋道。

无奈的摇摇头后易天叹了口气道:“岂止是不妥,如此这般下去正行盟和离火宗的关系总有一天会被曝光,届时真不知道他陆晋源会如何收场。”

闺蜜间的私语校园清纯美拍

万洋听罢脸上倒是露出点认可的神色来,随即面色一变肃然道:“敢问易师弟要是有你来主持宗门复兴大计又会如何行事呢?”

见对方的态度变化易天知道这接下来的问答可要认真对待,自己的策略要是被万洋认可的话那今后对方会在很多事情上配合行事。

细细斟酌了一番后才缓缓开口解释道:“我想过了要想复兴离火宗至三千年前那独霸天澜大陆的状态是决计不可能的。”

“确实如此,但这和复兴宗门是不是有所冲突呢?”万洋听罢脸上非但没有露出失望的神色来,反倒是现出点赞许之色。

“我的方针总得概括下来就是对内‘同心同德,光复宗门’,对外则是‘统筹策划,诱之以利’,”易天沉声道。

万洋听后思索了下才问道:“如此愿闻其详?”

“离火宗分崩离析三千年来据我所知遗留下来大大小小的余脉不下十多派各自分散在天澜大陆的中州和四野境内,要想联合他们首先是要作证我这个宗主的身份,而且还要给予他们复兴的期望。对于那些想避世的门派则可以好生联络许下重诺。”易天道

“这部分不难理解,毕竟我万流门原来也是离火一脉,只是困守此处后不得已才改头换面,其实离火复起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利大于弊的事。”

难得万洋肯表露心态易天对此也是心中大定,随后继续说道:“相信现在中州大陆修真门派林立,超级宗门也有不少。而在四野之地更是有着不同势力,离火宗要想复起恢复到三千年前独霸此界的状态无异于天方夜谭。”

“那易师弟的意思是?”万洋追问道。

“很简单,统筹策划之下只要不激起那些超级宗门的反感就行,原本已经占有的利益还是保留,我们则可以同他们互相合作。至于诱之以利嘛,”易天指了指脚下的石台而后笑道:“万师兄莫不要告诉我你万流门不知在次守护的是什么。”

万洋眼中闪过一丝精光道:“看来你这次潜进来也是为了这飞升台之事。”

“确实如此,”易天脸上露出点欣喜地神色道:“原本是想偷偷地查探下飞升台遗址,不过现在既然得万师兄认可那师弟我就更有几分把握了。”

万洋会意道:“师弟的意思是引这飞升台为幼儿来拉拢几大超级门派?”

易天一耸肩笑道:“正是如此,要知此界已经三千多年没有修士飞升上灵界了,如果此时给了他们一丝希望,你说会怎么样?”

“这倒是个极大的诱惑,说实在的要是真有这么个机会放在眼前,我也会摈除前嫌通力合作的,师弟果然考虑周到,只是这其中还有一个致命的难题要解决,”万洋脸色突变道:“重建这飞升台绝不是一朝一夕间的事。”

“此时我也明了,但事在人为么,万师兄你说是不是呢?而且相信你这一脉困守飞升台遗址三千余年,应该会对此有些了解吧?”

这下轮到万洋脸色露出些不知在了,稍后只见他老脸一红尴尬的回道:“此事让易师弟为难了,说实在的师兄我这脉只是负责看守飞升台而已,再加上师门先辈都是从丹阁之中挑选出来的人,本身战力不强又醉心于丹道,所以在重建飞升台一事上恐怕无法给师弟什么太多的帮助。”

“此事无妨,我已经从宗门灵兽处找到另一处飞升台遗址,两相对比之后倒是可以有些借鉴。只是最关键的‘界面之轮’构造却是无从考纪,”易天道。

说到这里万洋脸上露出点了然的神色来,随后低头想了下才开口道:“易师弟何不去祖殿一行,据我所知祖地藏经阁内应该还有封存密卷,非宗主本人不可取出。”

“正有此意,待此间事了之后我必定要去祖地一行查探个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