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小白脸居然……他居然……”

“我没有看错,圣女家的小白脸居然用自己的身体给圣女挡住天雷?”

“这也太疯狂了,那个小白脸虽然有些实力,但用肉身抵挡天雷这绝对是自取灭亡, 他不怕死吗?”

“谁人不怕死?但那个小白脸甘愿去死,他对圣女一定是真爱。”

“好感人……”

“我感觉我又相信爱情了。”

……

无数人目瞪口呆的看这一幕,完傻眼了。

一些小姑娘则是被感动哭了。

王子衿瞪大了眼睛,她很难想象,这个小男人真的是三年前那个纨绔吗,居然愿意为圣女去死!

怪不得圣女愿意为小男人付出一切。

如果有人这么喜欢自己,她也愿意为对方付出一切。

离开后怀恋的女孩

周晓云也是被深深震撼到了,被感动得留下眼泪。

“粑粑,宝宝要粑粑!”王子衿怀里,小凤凰被吓哭了,哭闹不止。

最震惊莫过于叶非叶了。

小男人一直提醒她,他是她最坚强的后盾。

她一直以为这是给她加油打气的一句话。

但没想到居然是这个意思。

小男人用自己的身体给她当肉盾。

为了她,小男人飞蛾扑火,义无反顾,不畏生死。

这一生,能够得到这么一个好丈夫,还有何求?

但是,这太危险了,会死人的。

“你快走!不用管我!这里太危险了!”叶非叶生气的道。

君尘笑了笑,不以为然的道:“我很久没洗头了,用天雷洗头也不错。”

“嘶!”

此话一出,此间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用四九天雷来洗头,这个小白脸是疯了吗?

世界上最最最疯狂的事情,莫过于此。

叶非叶泪流满面。

小男人虽然语气轻松,但她看到自己的男人身在冒烟,发出阵阵烧焦味,每一寸肌肉都在抽搐着,变红,变黑。

转眼间,遍体鳞伤。

“舒服!”

君尘仰天大吼着。

叶非叶心如刀绞,泣声道:“求你了,快走,不要管我……”

“孩子他娘,我是认真的,我真的很舒服。”君尘咧嘴一笑,嘴角的肌肉在抽搐着,脑袋上的头发没了,变成了一个光头。

听到君尘这种说法,众人都是头皮发麻,忍不住跪下了。

但君尘意志何其坚定,真的不怕疼。

更恐怖还在后头。

君尘大口一张,直接让紫色雷电注入自己的口中,一丝一毫都没有泄露出来,体内雷鸣震天动地,众人都他疯狂的举动吓得跪下了。

叶非叶虽然躲避了紫色天雷的攻击,但此刻痛彻心扉。

“谁以后还敢叫他小白脸,我跟谁着急,这特么就是铁血真汉子,堪比春哥的真男人!”

“对对对,圣女的眼光果然毒辣,以前他虽然是小白脸,但现在他证明自己。”

“可惜,用生命为代价去证明,这代价太大了。”

无数人为君尘感叹着。

与此同时,叶非叶两个自己在激烈交流着。

“心魔,你不是口口声声说的你很喜欢自己的男人?眼睁睁的看着他用肉身替你抵挡天劫,这就是你所谓的喜欢?”

这是九界第一仙的声音。

叶非叶无言以对,内心痛苦的道:“我不能看着他死去……”

九界第一仙冷声道:“那融合我吧!”

“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不要伤害我的女儿,也不要伤害我的丈夫。”叶非叶泪流满面,最终做出了妥协。

她放弃了前世今生两种记忆的抵抗。

下一刻,两种记忆如光芒融合一体,她头痛欲裂,跪倒了在冰封河面上。

天上,君尘看到孩子他娘神识波动无比激烈,气质不断变换着,在九界第一仙和叶非叶之间转换。

这绝壁是前世今生的记忆开始融合了。

他意识到了不妙,连忙道:“孩子他娘,我真的没事,你不要想不开!”

看到孩子她娘没有回应,君尘连忙念起分神咒,但并没有用。

叶非叶昏迷了过去。

这一幕引发轰动。

围观群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到圣女昏迷,他们就知道情况不妙了。

毕竟,昏迷了还怎么渡劫?

五分钟后,第三道四九天劫结束了。

君尘还站着。

身上紫色天雷弥漫着,如同一根雷人,充满毁灭气息,不过状态稳定。

“他居然还活着!”

“我是瞎了吗?那个小白脸历经四九天劫,肉身还没炸开?”

“快看,他的伤好像恢复了!”

“肉眼可见的恢复速度……这特么是不死之身吗?断浪都没有他这么优秀吧?”

……

一群年轻人惊呼而起。

圣女家的小白脸太秀了,秀得他们头皮发麻。

一些人甚至献上了自己的膝盖。

君尘也有些意外。

他虽然受伤,但没什么大碍。

不灭修罗血脉果然霸道,自愈能力逆天!

而且,得到天雷洗礼后,他感觉自己随时会突破到十品血脉。

“此子恐怖如斯!”血袍神秘人也瞪大了眼睛,没想到在可怕的四九天雷之下,那白脸居然还能活着。

叶非叶缓缓醒来,重新睁开了眼睛,她一直玉手托着额头,似乎头很痛,她茫然看着这片天地。

“我……我是谁?这里是哪里?我正在做什么?”叶非叶喃喃自语,她身上有一种拒人千里之人的冷漠,以及一种深深的孤独感。

她看着君尘,如同看着一个路人。

最后,她抬头看了一眼天,眼神更加疑惑了,低声的询问自己:“这是四九天劫吗?为什么,为什么我修为部没了……”

听着家里女人疑惑的声音,尤其看着自己陌生的眼神,君尘心中一亮,九天第一仙已经彻底醒来了吗?

“你让开,我觉得我现在可以一个人历经最后一劫。”叶非叶看着君尘的眼神渐渐温柔了下来,然后轻身说道。

君尘冷汗直流,问道:“孩子她娘,你没事吧?”

叶非叶眼神复杂,道:“没事。”

即便如此,君尘还是觉得自己的女人变了。

紧接着,叶非叶吃下了剩下的三枚大补丹,施展独门炼气术炼化。

君尘明显的注意到,孩子他娘运用炼气术得比过去明显增强了很多,而且达至了完美地步。

家里的女人是做不到这一步的。

看来她真的融合了前世今生的记忆,不过这是必然的,只要不拔剑相向,把他当成敌人就好了。

轰隆隆。

四九天劫最后一劫了。

黑色的雷电迅速酝酿变强,黑光满天,昼夜颠倒了一般,那是一种永夜一般的黑暗,神识都无法穿透过去。

比起紫色劫雷,一样强大了五倍。

君尘知道这一种黑色天雷的恐怖,除了天雷本身带着极强的毁灭之力,它的黑暗光芒如牢笼一般,它可以让人产生强大的心魔,并且禁锢意识。

一旦无法挣脱心魔的封锁,即便肉身不灰飞烟灭,也会魂飞魄散。

不敢大意,君尘立刻盘坐下来,准备给叶非叶护法, 必要的时候继续用身体给她抵挡天劫。

就在这时,一道血色狂风出现在了河的对岸,阴森森的笑声从血色长袍下传来:“圣女,别来无恙。”

“交出神兵,饶你不死!”

此人声音之中透着强大的威压,居然是一位真正的武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