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逐渐熄灭的火堆,哀伤的氛围萦绕在部族中久久不散,珊多丽茫然地站在火堆前,看着老师的尸体在烈焰中化为灰烬,却丝毫感受不到老师的灵魂与巨灵融合的迹象,仿佛烧掉的只是一具空洞的躯壳。

图腾守护者的死亡震惊了斑兽部族,这样一位带领族人抵抗入侵者、庇护生存的长老,他的死亡撼动了每一名斑兽族人的内心,连剑齿豹伙伴们也低头发出浅浅哀鸣,远处池塘那棵大树,树冠枝叶不复碧绿,似乎一夜之间就衰颓下去。

迦·卡丹走上前去,小声说道:“珊多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族中的守护者了。老人们都认可你,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珊多丽眼圈发肿,嘴唇干皱,当初她看见老师的尸体时,发了疯一般施展治疗法术,不断引导精魂,试图让老师复苏。

珊多丽记得老师曾经说过,一些传说中的图腾守护者,就算**死亡,也能让灵魂寄托在别的事物之上,甚至能够利用某种仪式进行转生。有些远方的部族就是凭借这种手段,让同一名图腾守护者一直延续存在。

可是无论珊多丽如何呼唤老师的灵魂,她都完感知不到,尸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朽下去,不得已只能按照规矩进行火葬。否则任由图腾守护者的尸体**,反而是对传统的亵渎。

心力交瘁的珊多丽怎么也想不到,老师为什么会被杀害?那些陌生人又是怎样进入图腾圣坛的?无数困惑涌上心头,加上族人对她投来依托与期待地目光,更让她难以承受。

“入侵者,一定是那些入侵者搞的鬼。”珊多丽只能想到这点,她对迦·卡丹说道:“是他们杀死了老师!”

迦·卡丹愣了愣,问道:“不可能,我们这里有巨灵的庇佑,入侵者一旦靠近立刻就会被发现。更不要说外围有我们卫士来回巡逻,除非……”

“除非他伪装成我们族人的样子!”珊多丽的思路立刻变得清晰起来,她瞬间就想到当初那几个带着受伤族人的家伙,他们也是最后见过老师的人!

将这件事告知了迦·卡丹,对方压低声音说:“我立刻去查,但我猜测他们几个也许已经遭遇不测了。”

珊多丽脸色发沉地说:“我知道……这件事你暗中去查,不要让别人知道。”

粉红少女心冬日暖阳美女房内唯美写真

迦·卡丹说道:“现在我们只是对族人声称,守护者是因为仪式失败而死亡,那进攻入侵者聚落的事……”

“继续!”珊多丽双眼通红,饱含泪水地说道:“我一定要为老师复仇!就算没有洪水与风暴,也要让入侵者付出代价!”

迦·卡丹早就憋了一肚子气了,重重点头:“我一定会竭尽力帮助你的!珊多丽,我……”

珊多丽抬手阻止对方话语,没有一丝喜悦,目光回避着说道:“迦·卡丹,我知道你的心意,过去的我一直将你当成是兄长,今后的我则是要作为守护者庇佑族人,你……如果这次进攻顺利,能够战胜入侵者,我才会跟你谈未来的事情。”

迦·卡丹看着眼前这名女子,即便因为疲惫而脸色不佳,却给人一种别样的美感,恨不得将她抱进怀中好好怜惜一番。

可最终,迦·卡丹还是强忍着内心激动,低下头颅,向新任的图腾守护者表示尊重。

……

“土著真的要进攻?”沃夫扣着鼻孔问道。

石砌小屋中,玄微子在桌上铺了一张地图,那是他凭飞鸟斥候观察柴堆镇周遭地形,绘制而成的粗略地图,将大概地形、河流、森林与山路小径都描绘出来。

此时地图上插了几枚钉子,那些都是土著在森林中临时驻扎的营地。比起柴堆镇的平民,斑兽部族的土著更习惯在森林中起居,就算不是精魂使者或者精魂卫士,他们似乎能够依赖巨灵,免于蛇虫鼠蚁的侵害,精魂卫士甚至有类似忍受环境一类的恒定效果,在深秋时节的森林中,席地而睡都不会感觉寒冷得病。

不得不说,同样看上去都是人类,殖民者和土著的确有不小差别,图腾守护者与自然巨灵提供的庇护,不是简单的施展法术。

“图腾守护者的死,反而刺激了他们。”玄微子说道:“不过没有洪水和风暴作为掩护,他们这样来进攻,只是一种不理智的行为而已。”

萨雷米爵士看着地图,谨慎说道:“看情况,土著起码能够派出两三百人来进攻我们。而我们这边……近来我重新清点人手,能够拉弓射箭的猎人不到四十名,其余可以参与战斗的农夫、把伐木工都算在内,勉强能凑出一百多人。”

玄微子扫了镇长沃夫一眼,笑着说道:“这些伐木工,你叫他们跟人集体斗殴、争夺林场还行,真是面对土著成批进攻,还是不能成事的。老镇长在的时候还训练了几十名守卫,可惜现在都老了,盔甲武器都是上个时代的玩意儿,放在帝国都可以送进军事博物馆当成古董展览了。”

由于法师与奥术近年来的飞速进步,以大伦底纽姆帝国为首,军事技术突飞猛进。就玄微子早几年在新大陆别处行走时所见,如今帝**队都不时兴穿那些光滑锃亮的身板甲了,而是用各种魔法加工过的材料来制作盔甲。

至于武器就更不用说,各种卷轴、魔杖、炼金药剂与魔法奇物,种类丰富、效能繁多。还有魔像、构装体、元素召唤物作辅助作战。

此外各种附魔兵刃、召唤武器,配发给加持了各种增益效果的精锐军士,就算是面对旧时代的骑兵冲锋,也能如入无人之境地冲杀。如果是经过特定训练的战法师,那更是兼具火力输出、机动应变、信息交流各种强项。

这样也难怪那么多土著部族会被消灭了,实在是打不过啊。

可是这样规模的军队,哪怕是大伦底纽姆帝国也养不起太多,各种炼金制品、魔法道具的制作都要消耗大量特殊材料,而且制作过程也需要法师的参与,需要极为庞大的人力与物力支撑。

这就导致帝国只能在部分重要地区派驻这样的奥术军队,其他地方高度放任,甚至委托给商会联盟,设立自治领。

像柴堆镇这种边陲集镇,又是在相对落后的金冠木自治领,当然不可能有副武装的奥术军队,玄微子就算想搞也搞不成,没钱、没人、没物,连萨雷米爵士这种武装教卫都是高手了。

三人交流了一番,还是只能依靠新建好的围墙和一系列防御工事,坚守不出。撑过几轮进攻,消耗土著的物资和气力,等到天气变冷,他们自然会退却。

然而天气却好像不给他们这个面子。

几乎是从三人回到柴堆镇开始,原本应该渐渐变冷的天气却变得潮湿闷热,一些已经准备好兽皮大衣的平民又换回了那身简陋的“破布袋子”。

“不对劲啊。”

玄微子爬到屋:“可惜我没有新大陆整体的地形地貌图,无法推演更大范围的气候变化,但这个世界既然有各种魔法效果,那么遏制住寒流的力量应该也会存在的吧?可这会是那个叫做珊多丽的精魂使者做的吗?”

玄微子猜得出珊多丽已经继任了斑兽部族的图腾守护者,可是眼下气温变化让他感到一丝离奇。身为修道之人,他深知天地自然的伟力是何等磅礴浩大,就算是在这个视奇能异术为寻常的世界,想要跟自然对抗也是几乎不可能的。

哪怕是图·冉迪之前通过仪式试图发动洪水,那也只是引导局部自然气候变化,而且从玄微子所得到的记忆信息来看,这种仪式法术也非常艰难,需要对精魂进行高度专注的操控。

这或许也能解释,为什么当初面对暗杀,图·冉迪几乎做不出有效反击,他当时估计实在是无法分心了。

“那要不我也来发动一场雨雪?”玄微子随即摇头,且不说现在自己能否做到,心灵异能也不擅长影响天气,况且柴堆镇的平民基本都是普通人,挨冻之后战斗力只会剧减,除非他有本事只让土著们淋雨受冻。

“说你呢,恒益子,你能做到吗?”玄微子打趣般问道。

就见玻璃罩子中的小东西原地旋转,就像玄微子上辈子见过的玻璃雪球,一场寒冰风暴在方寸空间发动起来,如果不是有星光体为阻隔,估计就要引起周围寒风咆哮、霜雪横飞了。

玄微子默默眨眼,来回抟转着玻璃罩子,恒益子也不觉得晕眩,顺着玄微子动作打滚。

只不过玄微子可没有玩闹的心思,他此刻所想的是如何发动外在的自然之力。毕竟对于他这种修道求仙之人来说,最经典的神通法力莫过于行云布雨、招风引雷。

这等神通法力自古不乏传承,入手施展的具体方式多种多样,可说到底,无非“内外交感、阴阳和合”,而最终成就的便是雷法。

所谓雷法,最初作为符箓法的一种总结发展的成果,很快就与丹道修炼所融合,甚至有了“内炼金丹、外修雷法”的讲究,最终互为表里,不可轻易分割。

雷法并不是单纯的法术,而是要配合内炼功夫、身心调摄后的外用施展,有极为深奥玄妙的道法意涵。玄微子上辈子所研习的雷法,乃是需要修炼至“长养圣胎、真空妙有”的高深境界,然后内外交感、五气冥合、激引物性,才能发动雷霆威势。

而除此了基本的丹道修行外,施展雷法还有步罡踏斗、雷局掌诀、布气升符、心印炼将、内音密咒等一大堆高深理论。

这就注定运用雷法的修道人,无论实践与理论,都必须要有非常高深扎实的根基,眼下自己修为还没到那个程度,而且这个世界内外交感调和的细节也与在地球不同,所以雷法也需变通。

当然,变通也不能随意变。因为在地球上,雷法到了玄微子那个时代,为了追求便于施展,很多已经沦为拘召鬼魅野猖、惑人心神的江湖伎俩,没有深厚的内炼功夫和相应修持心境,就称不上是真正的雷法。

再说,丹道修行原本并不刻意追求显露在外的神通法力,反倒是后世丹道逐步流变衰退,演变成丹法、丹术,甚至是糊弄人的养生气功,早失丹道真意。

时日将暗,隐约可见天穹中星辰排列、暗红残月高悬。这个世界的星空环境自然跟上辈子地球不同,也没有北斗七星这样高居北辰、定位中轴的星体,这也导致玄微子过去所修习的许多以星斗璇玑为基础的道法,都需要重新依据新环境而修改。

在屋顶上定坐良久,玄微子感应到一丝来自星空的气息,那不是具体的信息,也不是星界心灵术士发出的类似神念,而更像是一种“意境”,元神似乎能与之感应,但所得犹如渺然云烟,难见貌。

“雷法议玄篇中曾有提及,‘密识星机,通神妙用’,这种雷法上接星斗列宿,下合山川河渎,内运丹灵、外化雷机。不同时间、不同空间,对应星辰结炁皆有不同。”玄微子思忖道:

“只是此法异常繁复,所言‘掌中机要,剑上真文’,其实是外感星辰结炁之变,进行推演,还要寻凶定位,何时何地落雷几何,然后星炁应机,催符发动雷火,遥隔百里都能降下霹雳。”

玄微子敲着恒益子,说道:“可是这种雷法,内运丹灵还好说,其余步骤怎么看来更像是法师注重逻辑演算那套?”

根据玄微子之前了解的情况,这个世界的法师,是以通过灵魂与星空的联系,获取那浩瀚无穷的能量,以智力进行编织塑造,形成具体的奥术魔法。而对于星空,法师们有一个更具深意的称呼——奥法星图。

沉思良久,玄微子还是打算冒一回险,他回到小屋中入定,重新进入星界视野中,虽说眼前也是星辰光辉的景象,却跟夜晚星空截然不同。

星界中的星辰光芒更加密集,仿佛近在眼前。玄微子运动元神,向着星界中发出自己的询问:

“星界与现实星空有什么关联?”

虽然在星界视野中能够感应到古老心灵术士的存在,但这还是玄微子头一回主动发问,也不知道对方是否真的愿意回应,而且为了防备这些心灵术士有什么诡异手段,玄微子早就做好断绝感应的准备。

等待良久,星辰光辉扭动,好像组成了庞杂信息,直接出现在玄微子眼前——

“星界是心灵的归宿,星空是魔法的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