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怡成好奇地围绕火车头转了一圈,这个造型有些简单的火车头和他熟悉的火车头外貌相差不多,只是看起来细节有些不同而已。

整个火车头基本用钢板制成,并用卯钉连接,在其余部位还用了上好的木料,体积并不小,长度达到了二十多米,高度接近五米,宽度近四米,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庞然大物。

最为醒目的就是镶嵌在车头的蒸汽机了,看上去厚重无比,再及上车头的出气阀和烟囱,还有露在外面的各种金属连接部位,看上去就如同一个钢铁猛兽一般。

黄履庄陪同着朱怡成参观这个火车头,同时简单为他介绍了一下火车头的一些技术数据。虽然朱怡成不是理工男,很多东西都听不懂,但不影响他兴致勃勃地倾听和观看着。

在火车头下是铺着长长的铁轨,由于是实验性质,这条铁轨总长度仅五里左右,而且围绕着实验场地画了一个圈,可以保证火车头运行后绕着这个圈不断前进。

看了片刻,进行最终检测准备的人陆续来报告调试完成,等最后一组人报告完毕后,这时候已到午时了。

瞧瞧日头,黄履庄小声询问朱怡成是否先用膳休息一下,等下午时分再正式实验。

“不必了,既然已经调试完成,那就开始吧。”朱怡成那里等得急,手指着火车头笑道。

“皇爷吩咐臣自当遵从,不过还请皇爷移驾些距离,毕竟这是第一次实验,这蒸汽机威力强大,一旦有问题可是会出大事的。”黄履庄迟疑了下,硬着头皮道。

如果朱怡成硬要在这里观看,以黄履庄的脾气是绝对不会下令实验开始,就如同他所说的那样,一旦蒸汽机发生问题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在研制蒸汽机的这些年里,研究院的科技人员可是受伤了好几个,甚至还有一人因为大意被当场给飞出的零件砸死。

虽然黄履庄对今天的实验很是有信心,但谁都无法保证万无一失,何况朱怡成的身份不同,他是绝对不敢让朱怡成冒这个风险的。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朱怡成又不是满清那些愚昧无知的皇帝,对于科技的力量和风险自然是清楚的,当即点头答应了下来。

风雪俏佳人

见朱怡成没有怪罪他反而当即同意了自己的建议,黄履庄心中松了口气,随后带着朱怡成来到百米外的一处掩体,这处地方有着半人高的围墙,就算实验出事也能绝对保证安全,至于观看就更不成问题了,有千里镜在手,在空旷的实验场地保证能看得清清楚楚。

把朱怡成安置好,黄履庄告了声罪,带着人去做最后的准备了。几个科技人员穿上特制的藤帽和竹甲,随后这才爬上了火车头。

由于距离远,再加上实验人员进了火车头内,根本就瞧不见他们在干些什么。回到朱怡成身边的黄履庄为他解说着火车头要运行起来先得烧煤加水。蒸汽机能原理是利用热能在锅炉中产生蒸汽,随后用蒸汽的巨大力量转化来驱动机械运行,所以这些步骤需要一步步进行,而不是说动就能动的。

渐渐地火车头上的烟囱开始冒出了烟,气阀那边也慢慢有了蒸汽冒出的迹象。但这些仅仅只是开始,要让这庞大的铁家伙运行起来还需要一些时间。

大约等了十几分钟,正当朱怡成有些觉得无聊的时候,只听得一声尖响从火车头那边传来,随后就见一阵蒸汽烟雾弥漫。

“皇爷请看,这是蒸汽锅炉加压到一定程度开始启动,此时需将压缩空气充进缸体内,使活塞开始移动,然后再通过连杆机构带动闸瓦,将动力施加在车轮上,这样的话接下来这火车就能跑起来了……。”

黄履庄在一旁担任了解说员,耐心地讲解着原理。可惜朱怡成听得一知半解,这就是学霸和学渣的区别,但对于朱怡成来讲,原理不重要,他看重的是结果,当即定了定神,举起千里镜目不转睛地看着远处。

果然同黄履庄所说的那样,响声过后,巨大的火车后在蒸汽的动力下开始带动了驱杆,随后铁制的车轮载着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开动了。一开始,速度极慢,甚至比一人老人的行路速度还要不如,但十几秒钟后,这速度渐渐上来了,火车头吞吐着浓烟和蒸汽,在一阵阵轰鸣和蒸汽的鸣声中开始越来越快,转眼间就达到了一个人小跑的速度。

当火车跑出大约一里地的样子后,速度更加快了不少,约摸着看上去大约等于一匹马小跑的速度,等再行驶出几里,差不多围绕场地转了一圈后,这速度已达到了接近后世电动单车的平常速度,也就是每小时二十五公里的样子。

在保持这个速度几分钟后,火车的速度又降了下来,随后降到了每小时二十公里不到的样子,然后再以这个速度维持着继续行驶……。

此时此刻,所有人全看着火车头在铁轨上飞驰,跟随朱怡成前来的几个侍卫这时候眼珠子瞪得老大,嘴巴更是闭不拢,他们的目光盯着火车头根本就挪不开,脑海中是无比的惊愕。

他们根本想象不到如此巨大的铁家伙在没有任何畜力和人力拉动的情况下居然会自己跑起来,而且跑的如此之快也如此之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怪不得朱怡成会如此重视这玩意,如果这玩意能通行天下的话,恐怕连说书里的神行太保也比不上吧?

而研究院那边的众人,这时候已是欣喜若狂,当火车头顺利的运转跑起来后,他们一个个就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尤其是当火车头在正常运行一段时间,维持着这个速度开始平稳前进的时候,一种油然而生的自豪和骄傲从所有人心底而起,如果不是朱怡成在,那些年轻的科技人员甚至想当众狂欢高喊。

小半个时辰,火车头这才逐渐放缓了速度,随着速度越来越慢,终于在一声气笛中,巨大的火车头缓缓停了下来。当它刚刚停下,几个科技人员脸上黑一块白一块地迫不及待地从车上跳下,而那些早就等着的人也兴奋不已,直接冲了上去为成功而庆贺。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