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天香娱乐城。

“我们到三楼酒吧里去喝点酒,然后再到二楼去。”

慕容寒目光一闪,笑着说道。

想到刚才进入天香娱乐城之前,在门口遇到的那两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特别是那个穿着黑色小吊带、下半身只有一件银片小短裙的女生,慕容寒心动不已。

所以,他想要去撩那个女生。

而此时,在三楼酒吧里,他中意的那个女生,已经有人在撩了。

“美女,能请你喝一杯吗?”

邱辰端着一杯酒出现在吧台边,面带笑意的看着黑色小吊带的女生。

这是他的菜。

闲来无事,邱辰带着几个兄弟前来酒吧玩,谁曾想竟然遇到了一个极品女生。

这么漂亮的女生,他不撩,肯定还有其他人撩的。

沈曦扭头看了邱辰一眼,说道:“包夜三万!”

古风美女淡雅高洁不可亵玩

“嘶!”

邱辰震惊,这女人好直接啊,就不能委婉一点吗?上来就谈钱,这岂不是有些坏了风情?

认真的说,三万多,足够去大学包养一个女大学生了,这个漂亮的女生一晚上竟然要三万,有些狮子大开口了。

但是,以邱辰现在的身价,他真的不在乎这三万块。

因为面前的女人,真的很漂亮。

论姿色,沈曦甚至于可以和苏小汐、叶冰凝相提并论。

而且,沈曦长相上是属于那种清纯类型的,但偏偏此时穿着确是无比的清凉、火辣,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对比,给邱辰带来了很大的视觉冲击。

“到那边的卡座,我们好好聊聊。”

邱辰淡淡的说道。

随着沈曦一句包夜三万,邱辰对她的兴趣,顿时就不一样了。

现在邱辰对她存在的,仅仅是肉欲罢了。

两女跟着邱辰来到卡座边坐下,很快就有酒送了过来。

“你很缺钱吗?”

看着沈曦,邱辰淡淡的问道。

既然沈曦这么直接,可以直接用钱砸开腿,那么邱辰也就懒得再撩她了。

用钞能力搞定她。

“嗯!”

沈曦面色很冷的点了点头。

“要钱做什么?”

邱辰笑着问道。

“这你就不要管了。”

沈曦冰冷冷的说道。

“你这态度……”

邱辰有些无语,说道,“你这样,就算上了床,也没啥劲儿!”

“你放心好了,只要你给钱,在床上,我会力配合你的。”

沈曦的态度,依然很是冰冷。

“好吧。”

邱辰无奈的摊了摊手,说道,“先陪我喝几杯吧,然后再去开房。”

“可以!”

沈曦点了点头。

结果,酒杯刚端起来,脚步声传来,就有一个身影站在了面前。

“美女,还记得我吗?”

慕容寒走到沈曦面前,笑着说道。

沈曦抬头看了慕容寒一眼,冷冷的说道:“不认识!”

“不认识?抱歉,我认错了。”

慕容寒笑着说道,“你好像我的前女友啊。”

“噗呲!”

邱辰直接就笑喷了,口中的酒都喷了出来。

他一直觉得自己在撩女生这方面没有什么经验,谁曾想面前这家伙更是不堪,前女友这种二十年前的梗,竟然拿出来撩妹。

“拜托兄弟,撩妹,可不是这么撩的。”

邱辰笑着说道。

“关你什么事情?”

慕容寒看了邱辰一眼,冷冷的说道。

“哎呦,你在我面前,撩我的女人,你说关不关我的事?”

邱辰将酒杯放在桌子上,看了慕容寒一眼,冷冷的说道。

泡妞,可是要讲究先来后到的,他都已经拿下沈曦了,现在慕容寒过来,这显然是一种挑衅。

“你的女人?”

慕容寒冷笑一声,说道,“我慕容寒看上的女人,那就是我的,谁敢和我争,就死路一条。”

傲慢、霸道,浑然不将邱辰放在眼里。

在慕容寒眼中,邱辰,只不过是一个蝼蚁罢了。

邱辰顿时大怒。

来抢我的女人,还有礼了?

“怎么?想打架,是吧?”

邱辰一拍桌子,“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而随着邱辰的站起,不远处“哗啦啦”站起来了数十人,他们都是跟着邱辰一起来喝酒的兄弟。

如此阵势,很是吓人。

最起码酒吧里一些人都被吓的尖叫,特别是一些女人,那尖锐的声音,都盖过了酒吧那喧嚣的音乐之声。

整个酒吧,都乱了,人们纷纷向着出口处跑去,以免被殃及池鱼。

“凭人多吗?一群土鸡瓦狗而已。”

慕容寒冷笑一声,脸上满是不屑的笑容。

他可是半步化境武者,自然不会将一些外劲武者、甚至于都不是武者的人放在眼里。

“玛德!敢无视我们?”

邱辰顿时怒了,酒气上涌,直接抓起桌子上的一个酒瓶。

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慕容严脚步一动,出现在邱辰和慕容寒中间,将两人给隔开。

“慕容寒,在离开之前,家主交代的事情,你都忘了吗?”

慕容严面色凝重的怒喝道。

如果发生了冲突的话,以慕容寒现在的状态,可能会将面前这十几个人部杀了。

那样的话, 必然会惊动三爷。

届时,慕容家族可能无法承受三爷的怒火。

慕容寒闷哼一声,盯着邱辰,寒声说道:“玛德,老子记住你了,你等着,总有一天,老子一定弄死你。”

说完之后,慕容寒转身就走。

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憋屈,堂堂隐世家族的人,堂堂半步化境武者,今天却被一只蝼蚁指着鼻子怒骂。

如果这不是在都市酒吧中,而是在荒山野岭中,那么他早就将邱辰一群人给弄死了。

再留下来,只会更加的愤怒。

所以,慕容寒转身离开了。

不过,他心中发誓,只要找到好机会,他一定会弄死邱辰的。

看着慕容寒、慕容雷、慕容严三人离开,邱辰冷笑一声,说道:“我以为多牛逼呢,原来也是一个怂逼啊,而且来酒吧玩,还带着爷爷来,哈哈……”

听到邱辰这么说,一群人都笑了起来。

慕容严满头白发的样子,的确可以做慕容寒的爷爷了。

“他刚才走的时候说什么?说记住我了?”

想到刚才慕容寒的话,邱辰冷笑一声,说道,“我还记住他了呢,对了,他刚才说自己叫什么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