滔天的杀气弥漫于这八门金锁阵内,这一刻,慕容轻鹤眼眸的杀意强盛,狂涌闪烁,手握双斧,如神明降世,开天辟地,朝着罗峰杀去。

罗峰此子,世间不容。

他的存在,威胁实在太大了。

犹如星辰般崛起,刹那间璀璨耀眼,横空而来,闪耀整个七阶域面。

他若不死,假以时日,势必成为巨大的威胁,直接撼动整个七阶域面。

慕容轻鹤绝对不容许这种情况发生。

今日这海域,罗峰绝走不出去。

慕容轻鹤的眼中杀机迸射,双斧与三法碰撞。

剧烈的轰震声音响彻在这片天地间。

海水爆炸蔓延八方,暴戾的气势,宛如要搅动这片天地。

这一刻,就连八门金锁阵内的三大使者,神色皆都流露出极其的意外了。

“麒阳域主,竟然一直也都在藏拙。”

妩媚动人的眼线 勾人魂魄

章徐羽眉头轻皱,他不相信,只是一个场域大阵的加持,便可以令先前的麒阳域主与慕容轻鹤激战到这个地步。

更何况,这门场域大阵,也不是出自麒阳域主之手。

“七阶域面,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热闹。”

叶琦嘴角轻扬,“我们静静等待最后的结局便罢,我觉得,麒阳域主,还不足以撼动慕容轻鹤。”

“主要还是幽灵船,七阶域面,也就只有这艘幽灵船,有资格让我们三大势力联手了。”

“天已经亮了,不知道,幽灵船,还会不会再一次出现。”

轰轰轰!几人对话的时候,耳边还是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声响,八门金锁阵,似乎随时都要破裂。

巨斧斩去。

慕容轻鹤的眼眸涌动着冷锐的光芒,同时,心头震撼。

他感受得到,罗峰的仙身,与众不同。

神秘仙身,蕴藏着的力量,竟然丝毫不弱于寻常的仙花聚首强者。

自己若不是已经踏入双花并蒂的层次,恐怕,今日也要栽在罗峰的手中。

“你要是早出生三百年,或许如今的七阶域面,又是另外一番局面。”

慕容轻鹤的嘴角轻扬,“可惜,这世间,没有如果。”

双斧化为闪电,劈朝前方。

罗峰凭借着三法合一之力,极力地与慕容轻鹤周旋。

慕容轻鹤的气势更加强盛,劈破云雾。

耳边的梵音不停断地响彻起来。

罗峰的身影倏然闪动,猛地后退。

慕容轻鹤穷追不舍,目光流露出狰狞的杀机。

“罗峰,你逃不掉。”

堪称可灭世的神力,朝着罗峰轰击过去。

罗峰的防御仿佛就要裂开……身影猛然间急跃而起。

慕容轻鹤抬头,嘴角轻翘,挥斧追上。

直逼罗峰。

罗峰低头,看着慕容轻鹤,眼眸陡然地闪掠过了一抹森冷冰寒的寒光。

倏然之间,罗峰的手中拿出了夏祖鼎。

身子直接返回,夏祖鼎力压而下。

“裂九州。”

夏祖鼎的神芒闪烁,镇压山岳般的神威,朝着慕容轻鹤的头顶轰下。

慕容轻鹤的瞳孔猛然地一缩,他没想到,罗峰竟然还有如此反击的手段。

这一尊神秘的青铜鼎,给了慕容轻鹤一抹危险的气息。

条件反射般,慕容轻鹤挥动手中的双斧斩去。

铿!铿!刺耳无比的震响声音响彻而起。

神秘青铜鼎,丝毫未损,并且, 仍旧力压下来,声势浩大。

慕容轻鹤的身躯猛然间急坠下降。

这一刹那间,慕容轻鹤的面容微微变幻。

这一尊神秘青铜鼎所夹带的威势,远远地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此刻,神秘青铜鼎的声势压下来,慕容轻鹤躲避不及。

猛然间的一声大吼。

刹那之间,慕容轻鹤也不再控制自己的力量了。

双花并蒂,仙花的光芒璀璨闪耀,朝着四面八方蔓延轰出……轰隆隆……摧枯拉朽之力,四面八方的场域根本无法阻隔。

在短短的瞬息之间,场域大阵直接破裂爆炸开来了。

震耳欲聋的声响。

远处围观的进化者的精神皆都纷纷一震。

他们都第一时间意识到,海域上的场域,破了。

目光紧紧地锁定过去。

海浪翻滚,场域破裂,一道道消失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众人的眼帘之中。

下一秒间,所有人都看见了毕生难忘的震撼一幕……一个个,直接目瞪口呆了。

他们看见了一尊散发着神光的神秘青铜鼎,从天而降,而青铜鼎上,那一袭胜雪的白衣青年,背负双手,脚踏青铜鼎,背负着一片云雾。

青铜鼎下,慕容轻鹤头顶双花并蒂,光芒闪耀,巨斧支撑着青铜鼎,然而,却挡不住青铜鼎的神光,被镇压而下。

所有人的目光都瞪大得滚圆了。

更是下意识地,倒抽了一口不可思议的冷气。

与慕容轻鹤一战的人,不是麒阳域主,而是,仙皇域主,罗峰!并且,从眼前的局势来看,罗峰甚至更压慕容轻鹤一筹。

“我的天,我是不是看错了。”

“仙榜第一的慕容轻鹤,竟然被罗峰镇压。”

“罗峰,仅仅是临仙一重境……”没有人敢相信眼前所见到的画面。

然而,这画面也过去得很快,慕容轻鹤连人带同着夏祖鼎,直坠下海。

“少主,真的太强了。”

李墨兴忍不住激动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前方的一幕,内心的热血在澎湃。

“他……”麒阳域主等人,久久都说不出话来,从慕容轻鹤头顶双花并蒂的画面来看,慕容轻鹤是全力以赴了,然而,却被罗峰以一尊青铜鼎镇压。

落下海水的瞬息之间,四面八方,更是响起了一阵轰隆的震响声音,惊天动地。

“可惜,这是海域,若是地面的话,说不定,夏祖鼎这一击,就可以重创慕容轻鹤了。”

莫仲行觉得非常的可惜,叹惋地摇摇头。

这时,三大使者的目光也都锁定了罗峰。

所有人的神色都流露出难以置信。

罗峰踏鼎,鼎压慕容轻鹤,那幅画面,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他是如何办到的。”

章徐羽不论怎么也都想不明白,临仙一重境,如何跨越过这般境界的差距,一己之力,力压慕容轻鹤。

他们的心境,就犹如眼前的海水那般,难以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