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你这是招惹了多少东西啊?”

九转灵台妙境中,玄微子化身摇头感叹道:“卡斯塔就算了,人家好歹跟古代巨人沾亲带故。可‘宣教之矛’是教会神器,这又是哪儿跟哪儿?”

就见玄微子本尊凭空书符,若有所思地停下动作,说道:“还记得神圣之主教会是在哪里发源的吗?”

化身皱眉说:“在艾斯卓王国,据说是被称为‘受启者’的先知带领最早一批教众,逃出艾斯卓王国,让神圣之主的信仰从东向西传遍整个嘉拉德大陆……可就算教会的起源跟半巨人有关联,他们所掌握的神迹,跟心灵异能也不是一码事啊。”

“那柄宣教之矛,恐怕并不是靠神迹之力反复加持而转变的,而是宣教院圣人发大愿、降神迹,所有力量聚焦在长矛之上。搞不好那位宣教院圣人原本并非地上圣人,而是在与不死生物交战中,忽然提升至传奇级别,手中普通长矛也乘愿而化。可以说,这就是真正的神迹。”玄微子本尊说道:“我要是没看错,这件高等神器几乎能与仙家法宝相提并论,是物性凝炼到极致的超凡之物。”

“仙家法宝……巨人遗迹背后,似乎也是一件仙家法宝?”化身问道。

玄微子本尊表情略显凝重:“炼天地为大器,混**于掌中,这些年我也曾几次试探感应那座巨人遗迹,加上从天空歌者、卡斯塔了解到的情况,古代巨人进行的‘上升阶梯’仪式,恐怕要动摇并不止是主物质位面的规则。”

化身省悟道:“这就对了,比如至高妖精栖身的暮光王廷,就是受到‘上升阶梯’的影响,从而使得他们无法来到主物质位面。”

“那是否能够推测,‘上升阶梯’改变了主物质位面与不同位面空间的交互方式,而神圣之主教会所向往的天国,其实也是这些位面空间之一?”玄微子说道:“而古代巨人遗迹作为‘上升阶梯’在现实的节点或接口,任何触动或启用遗迹的行为,都会藉由‘上升阶梯’传导至相关联的各个位面空间?”

“你这个猜想真够大胆的,不过也勉强能够解释。”化身敲着额头说:“半巨人在古代巨人的各种实验和仪式中,都或多或少有插手痕迹,可见他们本就同气连枝,并不是现代历史学者推测那样,为了回避巨龙与巨人之间战争,躲进灵能屏障里建立艾斯卓王国。”

玄微子面露冷笑:“古代巨人几乎灭绝殆尽,卡斯塔需要给自己混血降格,以此避免被‘上升阶梯’波及,席邓斯束缚的火焰巨人仅存上半躯体,生不如死。龙族虽有龙脉生物留存世间,但当代真龙也是硕果仅存。而艾斯卓王国的半巨人却还在星界中游荡,到底谁才是那场古代战争的胜利者?”

“等等,你该不会是想说,半巨人其实是算计了古代巨人,在战争中协助完成‘上升阶梯’仪式,可最终受益者却是这帮半巨人?”化身问道。

初秋微凉清纯妹子户外摄影

“这样也能大概解释卡斯塔的恨意。”玄微子说道:“他认定半巨人欺骗了古代巨人,整个‘上升阶梯’就是一场骗局。不过我猜测,以古代巨人的智慧,不可能轻易上当受骗,‘上升阶梯’本身的设想起码是经过小规模试验,并且成果得到认可,否则不会大规模铺开。”

“试验?莫非这就是天空歌者的来历?”化身问道。

玄微子说道:“汇聚山川精粹、孕生一方地祇。如果将这个办法扩展到整个主物质位面呢?”

化身不禁点头道:“难怪……这的确是回归创世泰坦的方法,而且会同时对有形物质与无形规律造成深远影响。”

玄微子继续说:“对于古代巨人来说,‘上升阶梯’或许只完成了一半,将几乎所有古代巨人卷入、牵动各个位面空间之后,应该还有另一半进程。而半巨人就是在这里施加了影响,令参与仪式的古代巨人陷入永恒的静锢,变成隐藏于遗迹背后、那个类似仙家法宝的概念物。”

“偏偏半巨人又躲到艾斯卓王国里,升起灵能屏障,谁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化身叹息道:“至于后世对艾斯卓王国的研究,顶多是靠支离破碎的记载中摸索,就算是用上高明的预言法术,估计都会被扰乱。”

“如今艾斯卓王国的遗址,只剩下一片高原荒漠,残存的灵能徘徊不散,搅起无尽的风沙龙卷,可谓是生人莫近。”玄微子说道。

“哦?你从哪里了解到的?”化身问道。

玄微子一正神色:“过去不曾听闻,灵台兀自远见。”

见本尊这个状态,化身问道:“看来这里面的水很深啊……你是打算去王国遗址探寻一番?”

“是有这个打算,可不是现在。”玄微子说道:“我在渡过苦海劫数之前,不会前往艾斯卓王国遗址,那里是凶险之地。”

“这样也对。”化身摸了摸下巴:“刚才扯远了,还是继续说教会神迹……由于你十年前布设星纲法坛,需要跟古代巨人遗迹共鸣,从而因为种种间接联系,使得‘宣教之矛’这件神器受到触动。

我就姑且当这是实际情况,但星界那帮半巨人可是说过,不要让遗迹背后的神性概念物落入教会手中。可听你的意思,‘上升阶梯’也跟天国和教会神迹有某种联系?”

玄微子手一抬,一本厚重的教会圣典凭空落在掌中,书页无风自翻,字符光点飞起,听他说道:“教会圣职者施展神迹,是以自身**与灵魂为引导,神迹力量的根本在于天国,而非是圣职者本身。”

化身说道:“确实,神圣之主的天国,最大的特色就是与教徒信众的联系。之前新卡美洛城内大战正酣,抄经院的人带领信众祈祷,居然还能使得那位六翼圣人实力再增。可见教会让信众们经常进行祈祷礼拜,就是以此将信仰愿力传递至天国,经过某种不可思议的转变,成为圣职者可以引导利用的神迹力量。”

“这就是天国的真正特性。”玄微子说道:“还记得我留给雪地精巫师的那个愿力权杖吗?”

“记得,你留下一道御神之念,以此承接雪地精族群的信仰愿力。”化身笑着问道:“效果如何?能否滋养元神?”

“那不是重点。”玄微子说道:“按照教会圣典,圣职者们都是获得了神圣之主的启示,这种启示不一定是明确的话语,有可能是偶然回想起的尘封记忆,或者是毫无征兆的灵光一现,甚至是长久虔诚祈祷后的领悟,乃至于是经历过痛彻心扉的苦难后、下定决心时带来的突然觉醒,从此渐渐掌握了引导神迹的能力。”

“嗯,这些说法看起来,非常神棍。”化身点点头。

“这跟授接神念心印后的情形有些相似。”玄微子说道:“但我发出的神念心印,总归是有距离限制。不可能隔着几百哩给别人留下神念心印,更不可能给别人传去源源不断的魔法能量。”

“无远弗届,周覆寰宇,感应回向,确实是真神真圣啊。”化身问道:“可是你在渡过真空劫时,并没有感应到周覆寰宇的神祇啊。你的感知比绝大多数教会圣职者都要高了,无论是向外还是向内,按说应该有所感应才是。”

“灵魂。”玄微子沉思片刻后说道:“纯阳元神取代了原生的灵魂,所以我感知再高,也无法与神圣之主的天国产生联系。”

化身点头道:“那就对了,且不说是否存在这么一位神圣之主,天国确实是接引信众灵魂的归宿。你作为穿越者,纯阳元神无法跟天国产生联系,倒也说得过去。”

“灵魂是引导神迹力量的根本,这一点法师们也研究出来了。”玄微子扔开手中圣典,说道:“过去有些法师暗中过绑架教会牧师进行研究,侦测到他们的灵魂中有特殊的神迹源泉,由内而外、由灵魂向**进行转变,所以教会圣职者的体魄生机往往比普通法师强悍,这样也能更好地引导神迹。”

化身说道:“但灵魂又是如何与天国产生联系呢?总不会就是一拍脑袋、自我催眠就完事了吧?”

玄微子本尊抬头,重复了一次之前的问题:“还记得神圣之主教会是在哪里发源的吗?”

化身表情一愣:“难不成……就连信仰这个行为,都能被半巨人的灵能所操控?通过心灵异能的惑控,让那些人去信仰某个不存在的神祇?”

“没有心灵异能,就不能迷惑世人了吗?”玄微子反问道。

化身笑道:“世人自迷自误,此乃寻常。可是这个猜想有问题,如果神圣之主信仰是艾斯卓半巨人用心灵异能弄出来的,但信众为何还能获得神迹?就算不存在神圣之主这位神祇,但是那个所谓的‘天国’,还是具备承接愿力、回应祈祷、降下启示的功能。

如果是半巨人以灵能引导人类奴隶去信仰伪神,岂不是放任自己的奴隶坐大?就算心灵术士思维不同寻常,也不至于刻意让奴隶变强吧?连你我都能察觉,神迹赋予教会圣职者们尤为强大的意志豁免,引导奴隶去信奉一个能够挣脱灵能惑控的神祇、哪怕是伪神,有这样的道理吗?”

“确实不合常理。”玄微子本尊点头说:“从星界那群半巨人的态度来看,他们并不希望‘上升阶梯’造就的概念物,与天国产生深入互动,他们对所谓的神圣之主和天国也没有多少好感。”

“像半巨人那样强大到可以舍弃肉身的心灵术士,自我意识肯定非常坚定强烈,他们对于信奉某个神祇、**灵魂尽数奉献的行为,估计说不上喜欢。”化身问道:“要不我替你问问那些半巨人,神圣之主信仰到底是什么个起源?说不定还能够搞懂神迹力量的精妙之处。”

“你是嫌我现在招惹的人还不够多吗?”玄微子本尊瞪了一眼。

化身笑道:“话是这么说,可是你我都察觉到,星界那群半巨人,反倒是挺好打交道的,心灵异能说教就教。来来回回揣摩研究,也没发现他们留的什么后门黑手。而且就连赫赛肯也跟他们有过交流,这位传奇法师说你的阳神境界比他们更强大。就算是用最粗浅的‘强者为尊’这个角度来看,你又有什么好怕的?”

“你也知道这个角度粗浅。”玄微子笑道:“事情有那么简单就好了,星界中的半巨人不止一个,而且在星界那种环境,心灵异能会被放大到极限,甚至没有灵能枯竭之虞,可以说是真正唯心造作,谁知道这伙半巨人的能耐会飙升到何等层次?就连赫赛肯也只敢跟他们略有交流、互不侵犯。要是半巨人软弱可欺,我可不觉得赫赛肯真的什么都不会做。”

“可是赫赛肯没有得到半巨人的热情款待啊。”化身说道:“你不觉得那些半巨人对你过于热情了吗?”

“我怀疑他们知道我是穿越者。”玄微子口出惊人之语。

化身惊讶地眨眨眼:“那他们传授心灵异能,是有意为之的咯?”

“问题是,凭什么我是穿越者,就要传授心灵异能?这两者不成因果。”玄微子说道:“不说善意恶意,就算我是穿越者,就一定能够学会心灵异能吗?”

“半巨人或许能察觉到你的纯阳元神。”化身补充说。

“然后呢?灵魂强度足够高就能在主物质位面学会心灵异能吗?不见得吧,否则传奇施法者应该个个都是灵能高手啊。”玄微子说道:“主物质位面受限于**生理和思维方式,确实不是谁都能掌握灵能的,这不是他们传授的理由。”

化身思索道:“那想来想去,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

“奥兰索。”玄微子表情凝重:“有什么理由给一个窃居**的强大灵魂,无私传授心灵异能?恐怕那群半巨人,也不希望这具身体归还原主,所以宁可让我变得强大,而且还准许我占有古代巨人遗迹。并且我的阳神无法与天国沟通获得神迹,反倒成为古代巨人遗迹最适合的保护者!”

化身一时无言,最后感叹道:“此刻的你,还真就是坐在一团无声风暴的中央啊。”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