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自己为了炼化逐日剑消耗掉的千颗灵石,无痕就莫名的一阵心痛,撇撇嘴道:“什么神剑,不过一把破剑而已,害得我损失这么多灵石!真是可惜啊……“

小山张目结舌,咕噜咽了下口水,奇道:“主人,这可是天下人人都想得到的神剑啊!一千灵石算什么,一万一亿灵石都有人愿意跟你换!“

有这么值钱!?无痕瞅着小山,见它一副非常认真的样子,不由信了几分,便不再为一千灵石纠结了。

“哼!姐姐你小看我!不理你了。“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竟是剑灵冰儿在无痕丹田中听到了刚才的谈话,有点不乐意了。

无痕以手扶额,天哪,忘了还有这么个宝贝在自己肚子里了,她极尽温柔地道:“冰儿,乖啊,你在姐姐丹田里做什么呢?赶快出来吧!“

“不出来!“

“乖~出来嘛,外面很好玩,在里面不好玩。“

“不出来!“

“我有灵石给你吃哦!“

“不饿!“

“我有灵猴酒喝哦!“

“不渴!“

清新少女内衣下的白嫩娇躯

“我……你出不出来!不出来我就把你封印在里面,永远别出来了!“无痕脸色一沉,我是主人好不好,怎么感觉自己一点威信都没有了!这可不行!

剑灵冰儿浑身一颤,她忘记自己已经被无痕炼化,一个心念就能将自己封印,或者让自己烟消云散!

“嗖!“冰儿驱动残剑瞬间从丹田中出来,落在无痕手上。

“姐姐,不生气嘛,冰儿喜欢在你丹田里面,好舒服,好温暖,而且时时都有元力温养,冰儿才不想出来嘛!“

无痕翻来复去瞧着残剑,剑柄古朴斑斓,毫不起眼,除了断刃异常锋利之外,实在也没看出神在哪里!不由叹了一声,哎,我的灵石啊……

“姐姐,我想吃灵石……“

“没有!“

“姐姐,我想喝灵猴酒……“

“没有!“

“姐姐,我想出去玩……“

“你敢!“

……

小山跳上前来,小爪子摸了摸残剑,感慨道:“主人,这把剑,不到万不得已,您还是千万收好,别让人看见!“

“为什么?就算它以前是把神剑,现在也已经只剩半截断刃,还有人会觊觎它?“

小山点点头:“四大神剑还有一个传说,如果能将四把神剑齐聚一堂,便能参悟长生之秘!主人,这世上谁不想探得长生之秘,飞升成仙,与天共寿!如今其他三把都在天下最尖顶的修者手中,若被人知晓逐日在你这里,那些尖顶修者别说动手,一个眼神便能让您灰飞烟灭,可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啊!“

无痕眉头一跳,顿时觉得手中逐日重若泰山,祸福难测,赶紧将逐日继续收回丹田藏好,暗道:原来还有这般隐秘,我的天!那是打死都不能让人知道啊。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若是成为众矢之的,那怎么得了?

骆飞云走了过来,见无痕脸色阴晴不定,关心道:“你怎么了?没事吧?我给你拿些野味来吃?“

无痕苦笑道:“没事,吃了些水果已经饱了,我不饿,多谢飞云哥。这有些水果,你拿给弟兄们分去吧。“

骆飞云点点头,也不问无痕哪来这么多水果,捧到篝火旁分给大家吃,接着又到一边整理地铺去了。

午夜,营地除了守夜的骆彬,大家都纷纷进入梦乡。

无痕打坐修炼了几个时辰,正准备收功起身,脑中突然传来一句呢喃:“孩子,到这儿来,放心来吧,孩子,这儿来……“

无痕脸色一变,她转眼四顾,营地众人安睡如常,根本没有其他人听到!

是谁!这已经是第二次有人召唤她了。

无痕眼中闪过一丝冷光,这声召唤仿佛有着魔力,吸引着无痕蠢蠢欲动的心,若非她具有超出常人的坚强毅力,只怕早就忍不住寻声而去。

物非所常便是妖!

这种利用异术吸引他人的神秘人物,分明就是不怀好心!

无痕蓝影一闪,瞬间纵上树尖,目光如炬遥遥望去。

今晚月色清明,伏魔森林树影摇曳,清风习习,偶而几声夜啼传来,更衬显出这里的神秘和幽静。

无痕怔然望了许久,召唤之处仿佛就在伏魔森林的正中心,那里是一片巨树参天林立之所,根本不知是何情景。

她挣扎着,强行忍住那颗好奇之心,悄然立在树巅一动不动,直到旭日东升,将她染成一片赤焰霞云。

吁……无痕松了口气,刚才朝霞升起,那种强烈吸引她的神秘力量方才突然消失,无痕脚下一软,差点掉下树巅,身上凉意习习,竟然出了一身冷汗。

整整一个时辰,无痕都在与魔力召唤苦苦抗争,虽未明刀明枪,却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最后无痕靠着坚强的毅力,强行撑到了天明,算是勉强赢了一场。

她深深吸口长气,眼神往森林中掠过,心中涌出一丝惊悸。

太可怕了,还是离得越远越好!

无痕飞身下树,面色如常地与队员们继续前行。

接下来的路程非常顺利,连猛禽凶兽都未遇到一只,不知是队伍运气好,还是无痕身上散发出来的无形气势,将附近的动物都惊走。

可能连无痕自己都没有觉察出,当炼化逐日剑后,她的身上便无形中多了一丝气势,一股君临天下,傲视群雄的气势!这股气势虽然还非常微弱、淡薄,但森林中许多动物却非常警觉,远远感受到这么一丝气势,自然早早遁走,哪敢露面。

夕阳西下,队伍顺利离开了伏魔森林,一路欢声笑语,往姜家村走去。

今夜再住姜家村,明日就可回府,后面那段路是康庄大道,基本没有危险,大家放下心来,任务可以算得上已经圆满完成了。

突然,众人收住笑声。

本该炊烟袅袅、人声喧喧的姜家村,此时却异常安静,听不到一声鸟鸣、狗吠,更听不到孩童的嬉闹,村民的笑语,整片村子阴沉凄冷,寂静得毫无生息!

大家再傻也知道事非寻常,姜家村绝对发生了什么意外,纷纷抽出兵刃在手,玄力布满周身,小心翼翼地往里走去。

刚刚进村,眼前的景像令大家心如刀割,赤目如火!

地面横七竖八躺着无数的尸体,血流成河,怨气冲天!姜家村一百七十八口,男的女的,老的幼的,无一幸免,部被人一剑斩断头颅,死不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