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四刚刚靠近两只金乌,雌雄两只金乌本来趴着的,突然站了起来,盯上了龙四。

“畜生,与我一战!”

龙四大喝一声,直接祭出飞剑,轰向那个头娇小雌性金乌。

“嘎嘎嘎!”

然而,雄性金乌攻击性更强,率先被激怒了,直接冲了上来,双翼一震,直接拍飞龙四的的飞剑。

那只雌性金乌则在观战,在山脉上方来回走动,嘎嘎乱叫着,似乎在示威。

龙四继续御剑进攻,连续骚扰了一次,雄性彻底被激怒,不再理会飞剑,祭出锋利的双爪和双翼,直接扑向龙四。

“孽畜,休得猖狂!”

龙四大喝一声,收回飞剑,准神就跑。

斗志高昂,怒火冲天的雄性金乌立刻追了上去。

龙四御剑的速度很快,但也没拉开距离,很快就缠住了,陷入了苦斗之中。

不过龙四终究是真正化神,那怕被压制,实力强横,与雄性金乌斗了数十回合,身负重创,然后跑掉了。

雨中的清纯美女图片

雄性金乌想要追,雌性金乌一阵尖叫,直接把雄性金乌叫了回来,后者很听话,放弃追击龙四。

龙女兄妹等人看到这一幕,心中境界一凉,这两只金乌智商有点高,居然没有追。

调虎离山之计失败了!

龙女对赵飞燕道:“我们已经尽力了。”

赵飞燕脸色苍白,不知道该说什么,很难接受这个结果。

龙四都没办法引走一只金乌,那就真的没办法了。

“的仆从牺牲必须值得,我们得走了。”龙女对赵飞燕道。

赵飞燕一脸不甘心,泪流满面,但还是被龙女拉走了。

再说君尘。

他刚刚也发现有人挑战两只金乌了,不过没有理会,继续修炼自己的。

此时此刻,经过一个多小时修炼的他,开始炼化大部分的金乌心头精血,好处开始体现出来了。

他的境界瓶颈迅速松动了。

君尘开始开始融合南明离火和金乌火焰。

两种火焰在体内交织后,迅速变成一种火焰,那就是南明离火。

半个小时后。

南明离火进阶完成,吞掉所有的天品金乌火焰,蜕变成了天品南明离火。

白色的火焰包裹着君尘,他身体出现了连锁反应,他焚烧的伤势开始愈合。

突破机会来了!

君尘取出最后十颗八品极品神华丹,一口气吃了下去。

轰!

丹药一化,境界瞬间被冲开,他成功了踏足了武极九的层次。

而且,八品太阳玄金体也在这一刻化作了九品太阳玄金体,防御提增了五倍以上。

“九死一生,终于踏入这个层次了。”君尘热血沸腾,体内还要大量丹药之力,帮助君尘巩固境界。

不过君尘没有节省灵液和回力丹,吃了一百滴万灵液,又吃了十颗回力丹,本来神力稀薄的他,又迅速变得充沛了起来。

君尘本来还打算继续养伤。

因为金乌之火焚身带来重大的伤,骨头都被伤到了,即便拥有自愈之力,至少也需要半天才能恢复。

但!

两只金乌发现他突破了,顿时嘎嘎乱叫,兴奋了起来,飞离山脉顶端,在他头顶盘旋,发出各种信号。

“如果让它们知道我暂时还不能帮它们解封,我估计会被撕碎!”

一念及此,君尘又让两只金乌再等半个小时。

两只金乌同意了。

君尘抓紧时间养伤。

半个小时后,两只金乌彻底不耐烦了,开始对君尘示威,逼迫他帮忙解除封印。

“还不够,再等半个小时!”君尘试图继续拖延时间。

但!

愤怒的雄性金乌直接朝着他扑了过来。

看到没有商量的余地,君尘拔腿就跑。

踏入武极九的他,虽然不在巅峰状态,但九天逐日功施展出来,速度依旧无比的恐怖,立刻躲开了雄性金乌的数十次攻击。

嘎嘎嘎!

嘎嘎嘎!

看到君尘逃跑,两只金乌知道自己被耍了,瞬间炸毛,震动遮天蔽日的双翼,吐出金色的火焰,想要烧死君尘。

这两只金乌攻击范围太大了,一瞬千里,千里都化作火海。

好在君尘已经不怕金乌火焰了。

在火海大步流星,朝着天边射去。

“我不怕金乌火焰,但它们肉身强大,我破不了他们的防御,但它们的双翼能够拍碎我,双爪可以把我撕裂,锋利嘴巴能够刺穿我。”

“我必须处在巅峰状态下,才能开弓,才会一线机会。”

君尘对自己的情况洞若观火,不在巅峰的他,根本硬碰不了这两只金乌,必须跑。

只能跑!

等到恢复巅峰才能一战!

双方的速度都是相当之快。

君尘如闪电在大地上纵横飞驰。

天空下,两只金乌如金色掠影席卷天地,君尘依旧提升血脉,踏入武十,依旧没有摆脱掉他们!

轰轰轰!

两只金乌一边进攻,一边双翼卷动,群山飞起,天崩地裂,让君尘不得不在逃跑的同时,绕开前面山岭巨岳,速度减慢了一半。

两只金乌掠过地面,如同太阳玄金浇筑的双翼在地面留下来数千里的天地鸿沟,仿佛能够将大地切成两半。

很快,君尘来到了一条看不到尽头河流面前。

河流是滚烫的岩浆,同样有金乌火焰翻滚着。

君尘发现附近有人,是金家的,金志成兄弟,金家的一个化神强者也在这里。

他们正在布阵。

而且,阵法快完成了!

君尘目光一震,立刻冲上去。

“什么鬼?”

“哥,两只金乌!”

“跑!”

看到有人把金乌引到这个方向来,金志成大吼了起来,吓得不轻。

同行的化神强者立刻拉着两兄弟后撤,阵法也不管了。

君尘绕过阵法后继续跑。

轰轰轰。

还没完成的阵法并没有太大的威力,两只金乌从中掠过,立刻将阵法掀翻震碎。

金志成等人看到这一幕,气急败坏!

那可是他们金家准备一百年的阵法啊,材料无数,费尽心血,结果居然被一个神秘人引来其他地方的金乌给冲击坏了。

“不好!哥,那小子朝着我们跑来了!”

金志成的弟弟金正天发出绝望大叫,瞳孔欲裂。

“应该是意外!”

金志成破口大骂,直接跑。

没想到,三人刚跑出去,那神秘小子继续追着他们不放,也把两只金乌引过来的。

金志成虽然是天武一的强者,肉身强大,不什么怕金乌,但也不想被卷入其中,因为那可是两只金乌,一旦出现意外,可能就要陨落在这里。

君尘对金志成传音道:“金志成,帮帮忙。”

金志成听出了君尘的声音,来不及震惊后者招惹两只金乌勇气,额头青筋暴起的怒吼道:“高明?我曰先人,赶紧滚!滚得远远的!”

“要是再敢跟着我们,我们金家必灭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