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冉很快就回到了屋里,张冉在外面呆的时间并不长,彭荣只是稍坐了会儿,等张冉坐下后彭荣也未问任何话,因为他知道张冉出去肯定有事,再加上张冉的身份特殊,这种情况装什么不都不知道是最好的反应。

不过彭荣不问,张冉倒主动提了起来,他先开口询问彭荣之前所说的准备做的如何。彭荣略有诧异的神色一闪,随后就直言不讳地说准备的已经差不多了,只要明军配合,等贝和诺放弃贵阳清军一退,他就即可发动。

“既然如此,那彭大人还是早些回去静候佳音吧。”张冉开口说道。

“爵爷如此安排,下官自然明白,不过……。”彭荣忍不住问了半句。

张冉顿时笑了笑,开口道:“关中清廷那边出了点事,贝和诺那边恐怕得提前行动了,所以彭大人既然准备就绪,早些发动也是自然的。”

“清廷出事了?”彭荣顿时露出惊喜的表情,神色中欲言又止,迟疑是否要询问清廷那边究竟出了什么事。

“彭大人不是外人,况且西南之事还需彭大人鼎力,此事告诉彭大人也无妨。”张冉笑着说道:“刚来的急报,清廷朝廷内已有大变,恐于建兴有关,虽暂时还不知究竟是什么大事,不过这对于我大明而言自然是好事。想来过不了多久,还会有新的消息传来,到那时候就一切明了了。”

“下官明白了!”彭荣顿时起身,朝着张冉行礼道:“既然如此,下官就先行告退,明日赶回桂林。另外,还请爵爷派人随同下官同行,以确保消息畅通无阻。至于其他的,请爵爷放心,并请爵爷禀报陛下,我彭荣定为大明平安拿下西南三省,以定乾坤!”

“好!彭大人一路小心,我就在此静候佳音。”张冉笑着起身点了点头。

彭荣行完礼转身就走,很快就出了门,身影在张冉的注视下渐渐消失。等彭荣走后,张冉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过了片刻他喊了一声,很快就有下属进了门。

“传我命令,加紧打听西安清廷内的消息,事无巨细速速来报!”

“卑职明白!”

思绪少女香艳迷人

“此外,火速联系各处锦衣卫千户所,密切关注清军情况? 如有异动马上飞信报我!”

“是!卑职领命!”

吩咐完后,张冉挥了挥手? 下属离开传令去了。等下属走后? 张冉走到书桌旁,拿起笔墨取出一份折子? 在上面写了起来,半个时辰后,他写完这分秘折? 随后用火漆小心封好? 再让人用最快的速度送往北京城。

贵阳。

贝和诺、阿灵阿,还有贵州巡抚刘荫枢三人对坐着? 面前摆着的茶水已经凉了,但三人都没有去碰它,更没让人去换。

“大帅,难道贵州就这样真的放弃了?”刘荫枢神色有些戚戚? 忍不住开口问道。

“贝帅? 贵阳乃贵州首府? 城高墙厚,城中粮草充裕,再者我军依旧占有贵州西南之地? 未到山穷水尽之时,为何不再坚守些日子,何况诚亲王正在想办法打通北上要道,如果……。”刘荫枢话音刚落,阿灵阿也开口相劝,但不等他把话说完,贝和诺就摆了摆手。

“贵阳虽然好,如坚守的话以贵阳军力守上几个月都没问题。”

“既然如此,那为何要撤向云南?”阿灵阿急问。

“守上几月又怎样?”贝和诺叹道:“别说守城数月,就算守成一年也是死地。你们别忘了,当年我大清在辽东之时同前明交战,大凌河之战祖大寿孤军被围,最终又是如何结果?之后还有松锦大战,同样也是如此,明军主力最终被我大清围而歼之。如我等继续坚守贵阳,无非也只是落得当年祖大寿的下场,一旦城破,你我兵败身亡也就罢了,可到时候主力在贵阳被全部围歼,这云南就会落得不战而降的后果,到时候西南之地再也不复大清之土!”

贝和诺如此一说,阿灵阿和刘荫枢顿时说不出话了。的确和贝和诺说的一样,一旦贵州联军包抄其后路,截断清军撤往云南的道路话,那么贵阳就成了孤城。

一座孤城,就算能守又能守得了多久?到时候对方无论是围而不攻,又或者围点打援,对于清军来说都是绝境的下场。

“可是诚亲王那边……。”

“还提什么诚亲王!”听阿灵阿说起诚亲王,贝和诺脸色就难看的紧,在他看来这个诚亲王根本就是绣花枕头一包草,亏得当年康熙还夸赞于他知兵,实际上诚亲王对于军事根本就是一知半解,而且极为意气用事。

像他这样的将领,假如是大清强盛时期,有着强大的国力为后盾的话,诚亲王或许可以做出一番战绩来。但是现在大清日落西山,国力衰弱,用兵必须考虑方方面面,更得小心谨慎。

眼下明明知道四川已经落入岳钟琪之手,由贵州通往四川的道路已被明军封锁。再加上贵州的敌方联军步步紧逼,清军已经明显出于下风。这时候正是清军各部团结,集中力量避免消耗,以保存实力为上,想办法守住云南最后一块地盘的时候。

可是诚亲王又是怎么干的?这个诚亲王固执己见,仗其身份硬要意图北上,不仅不听劝告还带走了他所属精锐。他这样做对于大局不仅没有丝毫作用,反而削弱了贵州清军的整体力量。说一千道一万,他这么干其关键就是因为恨岳钟琪入骨,再加上之前被岳钟琪又耍了一道,以至于擅自出兵贵州导致四川兵力空虚,又被岳钟琪偷袭拿下四川,心中愤愤不平意图报仇而已。

作为当今圣上的兄弟,堂堂领兵的亲王,诚亲王此举非但不智而且影响了贝和诺的贵州战略布局。甚至让贝和诺更为恼火的是,诚亲王带兵北上后还三天两头派人催促派兵北上,调集部分兵力支援其部进攻四川的战略,还大言不惭说什么只要打通四川道路,他就能夺回四川,这说法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