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这个家伙…她不是死了吗…”

“被冰刺破坏成那样还能活过来,这家伙这还是人吗!!”

“不行,我要离开这里。”

看到大屏幕上的李芳筵,观众们的情绪变得十分惊慌,不少人从从座位上站起身,争先恐后的涌向了安全通道。

中心会场后台总控室,工作人员脸色苍白的电脑上的画面,额头上浮现出细密的汗珠:“这这这是什么鬼东西…”

“管他是什么,现在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我们的权限范围了,必须要上报了,李主任呢,快去找….呃”这名工作人员话还没说完,胸口突然冒出一截刀子。

“我…咯…咯…”他低头看着刀子,刚想要说些什么,一张嘴鲜血喷涌而出,把他浅蓝色的工作染成了深红色。

噗通!

工作人员睁大眼睛软倒在地上,露出后面后面的李主任,他手中握着短刀,阴翳的目光从几人身上扫过:“你们谁要找我?”

几名工作人员浑身一颤,指着李主任颤声道:“你…”

李主任双眼中闪过一丝狠厉,拿着刀子冲了上去。

“啊啊!”

慵懒清纯女生微微一笑温暖写真

桌椅摩擦产生响动夹杂着凄厉惨叫,总控室很快恢复了平静,在屏幕反射的荧光下,电脑桌上啪嗒啪嗒的往下滴着血浆。

李主任随手扔掉短刀,踢开地上的尸体后上前打开了麦克风:“观众朋友和工作人员注意,我是李长隆,对于目前出现的状况我们已经将其上报,相信问题很快就能解决。”

“在此之前,为防止发生踩踏事件,请各位回到座位上不要擅自行动,我们我有信心保证大家的安全。”

做完这一切,李长隆坐在椅子上点了支烟,混杂着浓重的血腥味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静静地看着屏幕中的画面,刚才他已经切断了这里的直播信号,想必外面已经产生警觉了吧。

李长隆也知道他这么做也拖延不了多久,但是这已经是他能做的最大的努力了。

吸完最后一口香烟,他把手中的烟蒂在座子上的血浆中按灭。

沉默了一会他俯身捡起短刀,狠狠的刺进了自己的胸口。

轰隆隆!

熊熊的黑紫色火焰不断轰击着龙脊山脉。

李芳筵…或者说是其他什么东西看着地面的火海发出疯狂的笑声:“哈哈哈,来杀我啊,你再来杀我啊,我是杀不死的!哈哈哈哈”

是的,此时的李芳筵或许都算不上是人。

她身体**的坐在毒火飞龙身上,之前被冰之花破坏的躯体下被黑紫色的液体修补,不断顺着所剩无几的完好皮肤往下流淌,看上去十分的恶心。那些紫黑色的液体中伸出无数扭曲的紫黑色细线,和身下的毒火飞龙连接在一起。

至于毒火飞龙也差不多,它躯体被破坏的更加严重,几乎只能在黑紫色的液体修补下维系龙形,不过相较于李芳筵,它身体中多了几只不断转动的眼珠,这点到适合裂变变异生物差不多。

邵子峰和小鹿躲在山脊的另一边,余光中蓝色光点旋转。

【名称】:深度污染的飞龙

【成长】:成熟期

【状态】:疯狂

【实力】:八阶

【门】:脊索动物门

【纲】:爬行纲

【目】:有鳞目

【科】:飞龙科

【属性】:毒、火、龙、未知

【潜力】:未知

【天赋】:毒燎虐焰:场地类天赋,以自身为中心的范围内散布毒粉,该毒粉燃点极低,超过三十度即刻自燃引发毒炎。自身包括友方目标处于毒粉范围时,随机附加兴奋/热血/狂热等毒素,效果结束后陷入虚弱状态。敌方目标处于场地内时随机附加麻痹/昏睡/腐烂/瘙痒/神经的毒素,需要及时治疗。

:龙威:龙族专属天赋,对低阶生命造成一定压制,可使血脉、实力不高于自身的生物陷入恐慌状态。

:裂变:主动型天赋,被它身上的魔眼发出的光线攻击到的部位,会被轰碎分解成原子,这些原子被本体吸收后,会进一步增加其突变程度。

:病毒携带者:被动天赋,被它直接造成伤害可使目标感染病毒,并且有大概率发生变异。

【技能】:火之御、剧毒爪、撕裂爪击、烈焰吐息、龙鳞甲、炼狱爆炎

【特技】:无

【进化途径】:毒蜥→毒龙蜥→毒炎龙蜥→毒火飞龙→返祖失败

【特殊形态】:深度污染的飞龙

【说明】: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人们曾一度相信毒蜥是杀不死的,认为它具有某种神奇的力量。同独角兽、巨人一样,是西欧神话中耳熟能详的一种怪物,曾经出现在大量史诗神话之中。在被病毒深度污染后,毒火飞龙的返祖计划宣告失败,成为了病毒的培养传播器皿。

果然是那种病毒。

邵子峰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自己的右手,这次为什么提前没有预警。

“邵子峰…邵子峰…你在哪啊~”

“快让我来杀了你啊~”

此时的李芳筵像是一个疯子般不断的喊着他的名字,声音嘶哑又难听。

“你再不出来的话,我就欺负它了哦~”

邵子峰伸头看去,只见毒火飞龙正在李芳筵的驱使下飞向牙牙。他一咬牙,从掩体后冲了出来:“我在这!”

李芳筵不断摇晃的身体顿了顿,脑袋转了180度看向了邵子峰,她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找到你了~”

轰隆!

沙哑难听的声音落下,一团火焰在他身边炸开。

狂暴的气浪把邵子峰吹飞出去,其中夹杂的碎裂石块在他脸上留下几道血痕。

唰唰唰!

几条藤蔓接住了他的身体,把他放在远离轰炸区域的掩体后。

“呦~”

小鹿看着邵子峰脸上的伤痕,有些心疼的用舌头舔了舔。

淡淡的荧光闪过,那些伤口飞快的愈合。

看着在地面上狂轰乱炸的疯女人,邵子峰头也不回的问道:“灵灵还要多久?”

“呦~”

小鹿歪了歪头,然后兴奋的叫了一声。

嗡~

无形的能量波动扩散,虚幻的空间裂缝缓缓展开。

中心会场的穹顶上浮现出旋转的星空,无数星辉在空间裂缝下凝聚成成精美的阶梯。

星光中慢慢睁开一双明亮的眸子,清冷的御姐音在所有人的心底响起。

“人间,又污秽了。”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