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嫁了?”

君尘目光一沉,“说清楚一点。”

白衣女子犹豫了一下,恬然的说道“十五年前,李家三小姐再家族的逼迫下,嫁去了遥远的南方。”

“她嫁入的家族,就是我所在的家族。”

“她嫁过去当天,还在路上,那个家族便破灭了。”

君尘深吸一口气,强忍着心中的滔天怒火,问道“你是说,我母亲死了?”

白衣女子轻语“没死,但那个家族只有四个人活了下去,除了她,还有那个家族的三位千金。”

“我能够告诉你的只有这么多。”

闻言,君尘心中一沉。

“赵家?”

“赵家三千金?”

“南方有赵家三千金,你是其中一位?”

小脸清秀短发女生文艺范房间明媚写真

“赵飞鱼,是你的妹妹,或者姐姐?”

君尘直视着赵飞雪。

赵飞雪点头“她是我姐姐。”

君尘皱眉“你的意思是说,我母亲也是你的母亲?”

赵飞雪道“名义上,你应该叫我一身姐姐,但我不会告诉你母亲在哪里的。”

她的声音带着一丝警惕,依旧不愿意告诉君尘,后者母亲的下落。

君尘淡淡一笑“只要她还活着就好,不管她在哪里,我一定会找到她的。”

同时,君尘从赵飞雪的言语中分析出了一些秘密。

比如,赵飞雪对他的母亲很恭敬。

赵飞雪又说,赵家当初被灭族,只剩下四个人。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他的母亲把赵家三位千金养大的。

赵家三位千金在东方大陆小有名气,威震南方,母亲肯定地位肯定也不低,应该不会有麻烦。

总之,此行虽然没有直面李家,但通过赵飞雪的口中,他得知了很多重要的线索,已经足够了。

“有人来了。”赵飞雪轻语,然后跳入了云海中,一把飞剑带着她远去,动作舒展,颇有仙姿。

君尘满意一笑“能够调教出赵家三位千金,母亲一定不是非凡人物。”

不过他还有一个小疑惑,以赵家三位千金的实力,母亲想回半月湖的话应该很容易。

为什么母亲没有回来?

不管怎样,君尘告诉自己,一定要找日找到母亲,解除父亲多年的心病,让父母破镜重圆。

就在这时,李家的人来了,数十头妖禽窜向了山巅,背上作者李家众多强者。

当中,居然有一名五神脉的武王,气宇轩扬,与君尘还有一丝丝的血脉联系,君尘一眼就确定了对方就是李家族长李振河。

同行还有一名先天中期的修士,仙风道骨,一看就知道是李家的客卿。

其余十人,都是二神脉的修为。

李家兴师动众,这让君尘颇为意外。

李振河从妖禽背后跳下来,看到君尘后目光猛的一沉“怎么是你小子?另外一个人呢?”

那名先天中期的老者信誓旦旦的道“族长,老夫刚才用望远镜看得一清二楚,山顶有两个人,除了这个小子,还有一个女的。”

“那个女的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君尘发现,自己似乎不是李家人的目标。

此时,李振河冷哼道“哼,一个外人,居然自由出入我们李家的庙宇,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要是这件事传出去,家族岂不是成为笑话?”

那名先天中期的老者连忙讨好的道“族长不要生气,老夫刚才看到圣女的男人与那个白衣女子聊了很久,这小子一定知道那个女子的来头。”

李振河冷酷而阴鸷的目光瞬间落在君尘身上,质问道“小儿,这里是你该来的地方吗,告诉我那个女子什么来头,然后马上滚!”

显然,圣女威名在外,使得李振河也不想轻易招惹君尘,而且觉得后者出现在这里很晦气。

君尘直视着李振河,沉声问道“李族长,我想知道,李香兰和李婉茹这两个名字是什么回事?”

“你是为你母亲来的?”

李振河沉声道,“你告诉我那个女子的来头,我就告诉你这是回事。”

君尘目光一沉,冷酷的道“我不是来和你谈判的,而是命令你。”

“不说,死!”

在他襁褓的时候母亲就走了,一岁不到。

母亲是在十五年前嫁到南方去的。

也就是说,母亲在山巅足足困了三年多。

一个普通女人,远离自己刚刚来到世上的儿子足足三年,这是何等的残忍!

这一切,这都是拜这个李振河所赐。

“你想杀我?”李振河瞪大了眼睛,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你以为你还是圣女的男人吗?你的确还是圣女的男人,但是圣女已经回不来了。”

“没有圣女,你就是垃圾,残渣,废物!”

李家的武王们一个目瞪口呆,紧接着眼神迅速变得戏虐而起。

一个神脉的武王,居然敢威胁一个五神脉的武王,这是谁给君家小子的胆子?

那名先天中期的老者旋即喝道“来人,把这小子抓起来,把他牙齿一根根拔出来,看他说不说。”

“如果不说,那就斩了他的舌头,让他闭嘴!”

嗖嗖嗖。

七名二神脉、以及三名三神脉的武王齐齐出手抓向君尘。

君尘脚下一震,旋即双臂展开,如大鹏展翅,铁锁横江冲入人群之中。

砰砰砰。

十名的武王中的九位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身体便被震飞了,如斩草芥般,摔下高大百米的山崖,当场粉身碎骨。

只有一名三神脉的武王及时后退,这才躲开了一劫。

一时间,李家族长和那名先天修士都是镇住了。

圣女的男人,居然拥有二神脉的修为?

早上不是去践踏两大家族的门户时,不还是一神脉吗?

半天不到,居然踏入了二神脉?

这小子一定不可能这么妖孽。

一定故意隐藏的修为。

“你这个目中无人的外戚,敢杀我李家之人,老夫今天将你千刀万剐。”那名先天中期的修士大步冲向君尘。

手中,一把木属性的飞剑悬浮着,寒芒凌冽无比。

“多说一句,我必杀你!”君尘眼中浮现一抹荒芜之色,天地仿佛都为之之色。

好可怕的眼神!

如深渊般吞噬人心。

那名先天中期的老者脸色大变,被震慑当场,居然不敢出手。

君尘直视着李振河“千言万语,我只问你一句,说,还是不说?”

“想死,我成你!”李振河又惊又怒,一双拳头握紧,有雷鸣爆发出来。

就在这时,呼啦一声,黑金乌从天而降,带着狂风,不等那名先天中期的老者反应过来,后者身体便被拍入山崖之下,身体直接炸裂了。

看到这一幕,李振河身发软,噗通倒地,惊恐道“我说!”

“我都说!”